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资讯LOGO
搜索

客家研究:在历史进程中梳理客家历史

评论 | 2017-7-28 17:09| 查看: 232| 评论: 0| 原作者: 中国社会科学报 武勇
摘要: 近代以来,客家研究的提出与强化,与清末民初一群客家知识分子身份意识的觉醒有关。在客家研究中,客家人形成自何时、从何而来的老问题,改革开放后的一些研究成果呈现出新视角。 ... ...

  近代以来,客家研究的提出与强化,与清末民初一群客家知识分子身份意识的觉醒有关。

  1905年,广东顺德人黄节在其所编教科书《广东乡土地理教科书》中,将客家排除汉族之外,称“广东种族有曰客家、福佬二族,非粤种,亦非汉”,与福佬、疍族并列为“外来诸种”。这引起了当时客属人士的不满。于是当地先后成立了客家源流研究会、客族源流调查会等组织,黄遵宪、丘逢甲、钟同和等客属学人各有著述驳斥黄节观点。实际上,早在这一争论之前,“土客矛盾”就已经出现在明清的一些县志及地方文献中。清咸丰年间,现广东省高要、高明、鹤山、恩平、开平等地土客之间械斗不断,持续十余年,直到民国初年尚存。根据香港城市大学教授程美宝的研究,在19世纪中叶之前,有关客家人的描述,一般都是通过广东其他方言群体的叙述表达出来的。所谓“客家”,在字面上本来就是对另类的称呼,早期有关客家的记述,也大多出于非客家人之手。

  史料巩固身份认同
  前文提及的清末民初的争论延续数年,中间又有数次贬低客家人的书籍出版,因而客属人士从各种文献角度开始关注客家源流问题。随着近代学术思潮的流入,一些受西方学术思潮影响的新一代学者,开始运用历史学、体质人类学、考古学、语言学、地理学的研究方法,探寻客家源流。客家研究的重要人物罗香林即是其中之一。然而,罗香林的研究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如他认为,血统是有“纯粹性”可言的,而客家人的血统,比较而言可称为纯粹。

  程美宝表示,在1910—1920年间,一种“进化论”的观点主导了当时社会上和人文社科界对于社会发展的认识,即保存体质的“纯粹性”,是维持某个族群优良发展的最佳方法之一。罗香林极力证明客家是血统纯粹的汉族。这实际上是对清末以来对坚持客家属汉族讨论的一种延续。

  罗香林还提出了客家迁徙运动的五个时期、客家民系形成于两宋、标定客家分布地域等观点和看法。虽然他的某些观点有待商榷,但其实已具有超出学术范围的影响和意义。清代以来客家人的身份认同不断强化的背后,实际与客家人政治和社会地位上升有关系。同时,一些涉及客家人身份的争议性事件的发生,也在不断推动这一身份意识的强化。

  罗香林通过一套新的历史解释和学术书写,让这一身份认同更加具有学术权威性。比如在搜集族谱的过程中,不少人通过罗香林的学术通讯进行交流,罗香林的学术观点也间接影响了族谱修撰者的架构。程美宝认为,这些学术通讯反映了一个事实的创建或循环再造的过程:罗香林提出的“客家”这个命题,在自己的努力和其他人的帮助下,累积了许多相关史料;然后又有人凭借这些史料和罗香林的研究,生产出更多的如族谱一类的资料,进一步加强了这个命题的真实性,并巩固了本身的族群认同。

  研究成果呈现新视角
  在客家研究中,客家人形成自何时、从何而来的老问题,改革开放后的一些研究成果呈现出新视角。

  1982年《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创刊号上发表的《客家历史新探》一文,介绍了“种族集团”和“区域系统”这两个当时西方社会学中最流行的概念。文章认为,客家发展成一个种族集团的自觉性是在16世纪中期以后。当时居住在闽粤赣交界地区的人群,由丘陵山区沿河流向岭南和东南沿海两大经济区域的核心地带流动过程中、同区域核心地带的其他人群接触以至发生冲突的过程中形成了客家。

  中山大学教授刘志伟的研究进一步阐述,走出山区的人群向周边经济大区的核心地方流动时,由于他们和已成为编户的人群在户籍身份和社会权利上有清晰的界限,因而他们只能以“客”的身份加入这些地区的经济和社会体系。这种身份标签,在随后的历史中凝固成为族群名称。

  中山大学教授陈春声在研究韩江上游族群关系时发现,在16世纪到17世纪之间,韩江上游地区已出现大量军事性城寨和聚族而居的现象。这与此前“出之子数人,人自为宅,虽一子亦无同居者”的居住习惯并不吻合。他认为,这种聚落形态的变化,也许深刻反映了族权关系与社会生产方式的转变。即原来“随山散处”的“傜人”和“舟居网捕”的“蜑人”已经转变为以农为生的“土人”,成为了朝廷的“编户齐民”,这也意味着原来活跃于南岭的族群开始更多地服从官府的统治,也逐步按照王朝典章制度和官方意识形态开始构建乡村社会。

  语言促进文化同一性
  韩江上游属于南岭山脉东南侧的山地丘陵地区,主要为讲客家话者的定居区,韩江下游则以讲福佬话者居多。而更为广阔的南岭山地,则孕育了更多的客家人。

  实际上南岭内部人群复杂、语言多样,但在各种文献中他们却呈现出广泛的共同性。这种“共同性”正是客家话。除了人群的经常性流动,多种多样的商品与周边市场联系密切,这也促进了山地人群的对外交往。在这种频密的交流中,逐渐酝酿出该区域语言上的相通,进而影响后来的族群认同。

  作为一个新的研究热点,客家研究仍需要多学科介入。而这一研究的展开,将使我们可以更深入了解中国历史发展的空间与人群的形成过程。比如南昌大学历史系教授黄志繁在提及赣南的客家研究时曾表示,推进赣南的客家研究,一方面应对赣南客家建构的历史进行梳理;另一方面,必须放弃传统研究中以方言和移民作为认定客家的硬性指标的做法,在历史进程中重新认识赣南客家形成的历史背景。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责任编辑:lmy2017 | 返回首页   复制网址
  客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网”的内容,版权均属客家网所有,有关媒体转载使用请注明来源“客家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传播客家文化,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网 电邮:bj@hakka.com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网友推荐
震撼!你没见过的梅州老照片 重现百年前客 震撼!你没见过的梅州老照片 重现百年前客家敬神风俗

梅州老照片中,我们发现了一些值得回味的风俗,有些至今没有大的变化,比如敬神拜祖宗

此生不娶客家女,再活万年也徒劳 此生不娶客家女,再活万年也徒劳

民国大学者刘申叔说:“大抵北方之地,土厚水深,民生其间,多尚实际。南方之地,水势

客家文化如何产业化?这里有你想了解的现状 客家文化如何产业化?这里有你想了解的现状、对策与展望

近些年来,客家地区的政府和团体也越来越注意对“客家”进行“文化经营”,积极发展客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