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人物LOGO
搜索

李坚真与故乡丰顺黄金的故事

先贤 | 2019-8-22 11:57| 查看: 52| 评论: 0 梅州日报
摘要: 李坚真(1907.1-1992.3)是从丰顺黄金蕉头窝成长起来的。也许是家乡人的缘故吧,笔者从小就特别敬仰、崇拜她。近年来,笔者采访了李坚真1973年回故乡黄金时在场的一些公社干部,以及她在蕉头窝的亲属、其生前秘 ... ...

  李坚真(1907.1-1992.3)是从丰顺黄金蕉头窝成长起来的。也许是家乡人的缘故吧,笔者从小就特别敬仰、崇拜她。近年来,笔者采访了李坚真1973年回故乡黄金时在场的一些公社干部,以及她在蕉头窝的亲属、其生前秘书李汉今,等等,从中知道了不少关于李坚真与故乡黄金镇的故事——

  蕉头窝印记

  蕉头窝是黄金镇的一个偏僻小山村。从1907年起,李坚真在这里度过了19年时光。蕉头窝的李坚真故居已列为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广东省红色旅游经典景点。不久前,笔者怀着仰慕的心情,又一次来到这里。

  李坚真故居的水井边,有一棵油茶树,高约4米。据李坚真的亲属介绍,这是少年李坚真亲手栽种且唯一留存下来的一棵油茶树。那时蕉头窝一带,人们利用传统制作工艺,用茶树籽榨油。村口有个瀑布,村民在那里装上水车,利用水的冲击力带动水车碾榨茶油,故得名油坊窟瀑布。这个油坊,在当地小有名气,周边方圆数公里的人都会把采摘的茶籽挑到这里来榨油。历经风霜雨雪,岁月沧桑,这株油茶树依然长青不老,傲然挺拔,年年挂果。

  在蕉头窝李坚真故居北1公里处,有一棵500多年树龄的古檀树,树干要三四个大人才能合抱得过来,树高50多米,浓阴蔽日,从远处看,就像一把撑开的绿绒大伞。因年份久远,树干中间已经被虫子蛀空,人钻进树洞,抬头可望到天空。据村里老人说,这棵古檀立过不少大功:1926年5月,澎湃到蕉头窝宣传革命时,李坚真和伙伴们来到这一带,以割公式、放牛作掩护,爬到古檀树上瞭望远方,密切注视周围的动静;李坚真在村里发动群众闹革命,开会时,赤卫队员爬到古檀树上放哨;一次,国民党团防队一伙人突然进村围剿,五六个赤卫队员藏在古檀树洞里躲过一劫……

  笔者还听到了当年李坚真与乡亲们一起挖水井、在“仙人献掌”(地名)苦练杀敌本领和为躲避敌人搜查而在猫狸窝住炭窑的故事。

  两封家书

  1973年12月14日,对于黄金镇人民来说,是个大喜的日子,也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一天,阔别故乡40多年的李坚真回来了!

  李坚真在1930年1月离开家乡到别处从事革命活动。漫长岁月里,她人虽在外面,心却无时不牵挂着家乡和家乡的人,尤其是养父母。这从她写于1950年和1959年的两封家书中可得到印证。你若是到蕉头窝李坚真故居参观,想更多地了解李坚真其人其事,其亲属就会把她生前写的两封家书,从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里小心翼翼地拿出来,供你端详。由于年代久了,两封家书的信封和信纸都泛黄了,信纸的边角也出现了残缺,但里面的内容还能看得很清楚。李坚真的侄子朱新贤说:“伯母的这两封家书,我们当无价之宝珍藏。”

  看,这是一封写于1950年5月24日的信。那时,李坚真刚从山东调回广东,一回到广东,她马上给家里写信:“曾写过好几封信回家,但由于战争与交通不便,总未收到你们的回信,致使我心中甚为挂念。”这封饱含着她思念家乡、思念亲人浓浓情感的家书,是由丰顺县委组织部委托黄金区委派专人送达的,同时,李坚真因工作忙不能回家看望家人,还特请丰顺县委组织部帮助,到她老家寻找她参加革命前拍的全家福照片,一解她对养父母等亲人们的挂念。

  从此以后,李坚真就一直用书信跟家人保持联系。只因“文革”期间造反派到李坚真老家抄家,拿走了许多信件、相片等物品,现仅存一张养母与日晓弟于1938年的合影照和李坚真所写的这两封家书。

  装扮“月婆”,虎口脱险

  李坚真跟着共产党、毛主席闹革命,出生入死,戎马一生,睡炭窑,住茅棚,爬雪山,过草地,历经磨难,多少人、多少事,好些连她自己也记不清了,但有一人,大姐没有忘记,就是白溪村上新屋的“青嫲”朱青娘。

  原来,这里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大革命失败后,中共党员纷纷转到“地下”工作,李大姐也不例外。1929年4月,红军和赤卫队攻打黄金区团防时,她先深入到白溪村做宣传发动工作,住在有产妇的朱青娘家里。由于叛徒出卖,拂晓,李坚真遭团防包围。凭着多年的革命斗争经验,李坚真马上意识到,那个叛徒一定是给敌人带路来了。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她立即叫朱青娘出去查看,看那个叛徒是守在前门还是后门。朱青娘发现那个叛徒是守在后门,随即回屋里向李坚真报告。李坚真听后急中生智,叫朱青娘帮忙,用长竹篮、衣服、裹头围巾等,将自己装扮成一名去溪边洗衣的“月婆”(坐月子的妇女),从前门大大方方地出去。就这样,她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安全脱险,又到别处去开展革命活动了。

  1973年回乡时,李坚真曾谈起这件事,并感慨地说:“青嫲,对革命有功,她救了我的命啊!”

  “这个字我不能签”

  20世纪80年代,蕉头窝的亲属有时候会到广州去探望李坚真。有一回,侄子朱新贤来到李坚真家,从口袋里掏出预先准备的一份请示,递给她,要她签字转有关部门拨款,解决家乡蕉头窝架设高压输电线的资金缺口问题。李坚真细心地看完请示,笑了笑,说:“你们又来难为伯母了,这个事情,你们可向当地政府反映嘛,为什么又把这个东西给我呀!”

  朱新贤说:“伯母,您资格老,名望高,您说了才算数。您就在‘请示’上面签个字,指定某个部门帮一下,不就行了吗!”李坚真一听此话,顿时收起了笑容,认真地说:“侄儿,这个字我不能签。你们回去以后,如实地跟公社反映,相信政府会按计划把高压电线架到家门口的。”

  两天后,朱新贤回到家里,跟乡亲们详细地讲述了在伯母家的经过,大家听了,都非常理解李坚真,非但没怪怨她,反而从心底里更加尊重她老人家了。

  “必须马上将这笔钱收回来”

  在大革命时期,李坚真投身革命,她的亲属也拥护和支持她的革命行动,国民党反动派恨死了,派人放火烧毁了她家的两栋横屋。新中国成立后,李坚真家人好不容易将老屋重新盖起来。到了1973年,老屋已破烂不堪,不得不拆掉重建,李坚真的亲人一时经济困难,便向公社申请资助。正好这年12月中旬,李坚真要回家乡视察调研,公社领导得知这一消息后,在她老人家回乡前,从民政部门的救灾款项中拨出400元帮助李坚真的亲属修建房屋。

  李坚真回到黄金后,当问起蕉头窝老家的事情时,公社领导如实地向她作了包括修房在内的情况汇报。她一听到从公社民政救灾款中拨出400元帮助修建自家房屋,顿时脸色变了,当场严肃地批评了公社领导,她说:“救灾款是国家专项开支,任何人都不能随便转移动用,这是一条铁的纪律。你们以我这次回乡之机,随便动用救灾款修建我家老屋,这样做,在社会和群众中会造成怎样的影响,你们想过没有?必须马上将这笔钱收回来。”

  为了尊重老人家的意愿,在李坚真离开黄金返回广州的第二天,公社只好委派两位干部去将这笔已拨下去的款收了回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责任编辑:紧紧 | 返回首页   复制网址
  客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网”的内容,版权均属客家网所有,有关媒体转载使用请注明来源“客家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传播客家文化,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网 电邮:bj@hakka.com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网友推荐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中国官场人员规模庞大,竞争激烈,即使是表现良好,每5年一次的换届选举都不错过而逐

习近平总书记:你们客家人很好的! 习近平总书记:你们客家人很好的!

中央为了表扬港澳各界为国家改革开放40年作出的贡献,2018年11月12日上午,习近平主席

讣告 | 大慈善家田家炳先生7月10日安详辞世 讣告 | 大慈善家田家炳先生7月10日安详辞世,享年99岁

7月10日上午,田家炳博士安详辞世,享年99岁。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