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百科LOGO
搜索

当今客家流行音乐的省思

山歌 | 2007-1-2 09:59| 查看: 263| 评论: 0| 原作者: 网络转载 刘劭希
摘要:   客家文化的危机所在  佔台湾人口数第二位的客家族群,其实正在大量的流失当中。虽然每逢选举,许多政治人物花很多时间到客家庄去拉票,或者政府官员为了客家票源做些客家庄的建设,却难以改变客家族群流失的事 ...

  客家文化的危机所在
  佔台湾人口数第二位的客家族群,其实正在大量的流失当中。虽然每逢选举,许多政治人物花很多时间到客家庄去拉票,或者政府官员为了客家票源做些客家庄的建设,却难以改变客家族群流失的事实。
  客家人的危机,其实就在年轻的一代。许多从客家庄移民到都会的客家子弟,大部分在与其他族群通婚后,其下一代就已经没有客家人的意识,更别说会不会讲客家母语了;母亲是客家人的孩子,认为自己不算客家人。不管这些思想正确与否,造成的事实是长此以往,台湾的客家人恐怕真的会灭绝。
  而目前各县市所举办的客家活动,不管是文化节或者是祭典,针对老年人、客家庄的多,针对年轻人和都会大量隐性客家人却极少。我并非主张不必照顾中老年人或客家庄,而是认为,如果真的想要阻止客家人口的消失,都市和年轻人就一定不能忽视。
  夏客风的理想和实际
  从以上观点来看,筹办夏客风演唱会的本意无疑是很值得喝采的!会中所邀请的音乐人,绝大多数都是年轻的音乐创作者或演唱团体,主办单位很明确的想从年轻人身上拉回一些对客家的认同。
  大家都看得到的,众多客家歌手的知名度与市场的销售量,其实远不及许多国、台语歌手;不幸的是,这却也成为各地许多主办单位的心理障碍。明明是客家活动,又怕客家歌手没票房、没听众,只好打着族群融合的口号,邀请一些主流歌手、客籍(但非唱客语)歌手去助阵,或者标榜客家与原住民对话、客家与福佬人对话之类的。看起来像是族群团结其乐融融,其实多少透露着客家人心底深层的自卑;反过来看别的族群所办的音乐会,从来没有人说为了族群融合而邀请客家歌手。这种心理障碍,使许多客家歌手即使站在自家人里头,感觉还像是个客人,而非主人。试想,客家人都不给自己机会,还有谁会给客家音乐创作者机会呢?
  当前台湾新客语流行音乐的创作水準,绝对不会比国语歌曲差,有些作品甚至在音乐概念上,都超过主流唱片。因为他们的触媒来自于文化的理想与觉知,而非市场的人为操控。客家歌手之所以知名度不够,实因缺乏资金、宣传,而文化理想正好是当今台湾主流媒体不感兴趣的。在这种恶性循环之下,想要有什么知名度的确难上加难。
  如果掌握资金的政府单位或企业,跟着主流媒体的角度去发展客家音乐,恐怕这些优秀的创作者几年之内都将会消失。我们可能也会看到主办单位花大钱请偶像歌手翻唱来自日本的客家歌,而真正的客家音乐人,却再也没有机会和勇气用自己的母语歌唱。
  持平而论,夏客风活动在整个新闻媒体宣传是很吃力的,客委会花了百万的预算,宣传效果却远远不及香港歌手吃摇头丸那么受媒体关注,甚至不如一则宠物走失的新闻。媒体的冷漠与弱智、客家人的自卑种种因素加起来,夏客风的理想与实际,自然有很大的差距。
  当前客语流行音乐的现况
  在缺乏主流唱片公司的支持、缺乏媒体的报导下,现阶段还在岗位上的新客家音乐创作者,几乎都是靠着一股热情在维繫自己的音乐生涯,除了自力救济外,别无他法。山狗大、交工是最早投入自产自销模式的,我个人与谢宇威也即将成立网路音乐公司,靠自己发行客语专辑。其实这些都是不得已的选择,哪个音乐人不想专心全力作音乐呢?但是如果不自力救济的话,等待他人来投资其实更是癡人说梦话、不切实际。
  以个人第一张客语专辑『嬉哈客』为例,是在二○○一年发行,其实早在一九九二年创作就已开始。将近十年的时间,碰了无数的钉子,有的公司甚至听都不愿听,只因是客语专辑就打回票;即便最后发行了,也没有什么宣传,基本上是任其自生自灭,还好让金曲奖提了个名,才有零星的媒体有些小小关注。如果再这样下去,出一张专辑还要再等十年的话,届时我已经年老体衰了。
  反正主流唱片、媒体也不一定会买帐,倒不如自己来,卖的好不好是其次,起码对客家人、对台湾的本土原创音乐都有贡献。交工乐团也是好不到哪,今年得到金曲奖首奖固然可喜,但也未必就被主流媒体认可,他们的新闻还是不会比五月天多。这就是目前台湾的现实,我们都还是必须自立救济。
  我相信,只要给我们一个舞台,凭藉客语歌手自身的努力与实力,一定可以争取到听众的。当前客语音乐创作的水準,认真看,甚至部分超过国语唱片,只是主流媒体不肯承认而已。由于客家音乐创作者多半还有文化上的理想与使命,甚至都可以争取到非客家的族群,我们应该公正地给他们舞台,而不是让客家人的自卑感去扼杀他们自己。
  结语
  从夏客风,我们看到了行政院客家委员会的企图,的确令人激赏;从客家新音乐的现况,我们看到了客家音乐人的困境;但从他们的自力救济,我们也看到了客家新音乐未来的一丝希望。
  对于一个音乐的创作人而言,我们只相信自己的音乐是最美好的,只想要透过自己的努力让自己的音乐与他人分享,让自己的母语透过音乐流传下来。政府单位、企业家愿意帮忙自然感谢,要不然…呵呵呵!看看咱们阿淘哥窝在山明水秀的北埔小天地裏,不也怡然自得?!

  
  

  
  图片:台湾客家流行音乐人刘劭希在第十七届金曲上
  
  
  后记:侧写刘劭希
  一九年生,台湾东势客家人,打电动、画漫画是兴趣。十九岁开始接触MIDI,为国内研究电子合成器(Synthesizer)的先驱者之一,曾任教于文化大学艺术研究所、国光艺校及救国团彩虹音乐营。现任作词作曲家、未来派音乐工作室负责人、疯狂音乐网创办人。
  自许为「疯爵士」,曾应邀担任知名歌手演唱会键盘手,为风格独特之编曲家,配乐作品多不胜数;曾担任知名音乐节目音乐总监。常以一位独立唱片製作人及词曲作家之身分活跃于唱片圈,近年来前往大陆发展,亦有可观之成就。
  「嬉哈客」专辑是华人音乐第一张以电子舞曲呈现的客家专辑,也是第一张以东势「大埔腔」演唱的客家创作。「嬉哈」二字是台湾对于「HIP-HOP」风格音乐的翻译,在专辑中,他放下沉重的「原乡」情节,以客家语融和Hip Hop、Funk、Shuffle、Trance、Drum & Bass、ROCK和JAZZ等曲风大玩特玩,彻底颠覆听众对客家的既有印象,让人听到High、摇到翻,电得人通体舒畅、大呼过瘾。刘劭希特别注重音乐行进间的律动(GROOVE),意思就是只要拥有优质律动的音乐,不管它是JAZZ、ROCK或DANCE,才能被称之为优秀的音乐。
  至于面对传统客家文化,刘邵希淡然说:「我对于老一辈的客家歌曲都不太熟悉,我是到了长大之后才开始反省自己过去的一切。家里虽然都是客家人,但也只是跟老一辈的人才讲客家话,一直到我大了之后,才想到要把这样的语言保留下来。在创作上,我不把意识型态放在优先位置,而是以音乐为主。我认为可以用客语来尝试从事音乐创作,并非刻意要保留客家文化或甚么的。所以我是在一种蛮封闭的状态下进行创作的,只是很单纯地开闢音乐的取向。
  刘劭希(客家爵士音乐创作者)
  (编按:读者可逕自上网(刘劭希就是爱玩网:http://www.94ione.com)浏览更详尽的资讯。)

  http://www.hakkaonline.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179&t23179.html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客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网”的内容,版权均属客家网所有,有关媒体转载使用请注明来源“客家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传播客家文化,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网 电邮:bj@hakka.com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网友推荐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中国官场人员规模庞大,竞争激烈,即使是表现良好,每5年一次的换届选举都不错过而逐

习近平总书记:你们客家人很好的! 习近平总书记:你们客家人很好的!

中央为了表扬港澳各界为国家改革开放40年作出的贡献,2018年11月12日上午,习近平主席

讣告 | 大慈善家田家炳先生7月10日安详辞世 讣告 | 大慈善家田家炳先生7月10日安详辞世,享年99岁

7月10日上午,田家炳博士安详辞世,享年99岁。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