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LOGO
搜索

客家人朱大可:福建是我事业发展的起点

学者 | 2015-8-3 11:12| 查看: 2462| 评论: 0
摘要: 应福建省文学院、福建省图书馆之邀,知名学者、文化批评家、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朱大可莅临福建讲学。朱大可祖籍福建武平,除了血缘之亲外,朱大可与福建有一层特殊的渊源,厦门是他文学道路的起点,1985年前 ...
  应福建省文学院、福建省图书馆之邀,知名学者、文化批评家、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朱大可莅临福建讲学。朱大可祖籍福建武平,除了血缘之亲外,朱大可与福建有一层特殊的渊源,厦门是他文学道路的起点,1985年前后,他在福州与知名作家北村等人有过一段重要的创作经历。
 
  朱大可说,“回到福建我很开心,到底是老家,勾起了我的很多回忆。”6月7日下午,在朱大可的讲座地点—三坊七巷八闽书院,上百位福州市民慕名而来。朱大可做了题为《从娱乐缺失到娱乐过度》的讲座。
 
对话
客家人身份是我的文化认同
曾筹备拍摄关于客家人的大型纪录片,对土楼怀有“很复杂”的情感

  不久前,日本一位随台记者想物色一位中国学者做采访,多番寻找后,最终选择了朱大可。朱大可说,除了因为他是一位言论比较独立的教授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的客家人身份。“日本人很崇拜中国的客家人,他们对客家人有很深入的研究,甚至到永定等地做过实地调查。”
 
  生于上海,祖籍福建武平(客家)—在朱大可所出版的著作中,作者简介几乎无一例外地强调了他的客家人身份。朱大可的父亲是武平人,其母亲是莆田人,朱大可从小在上海长大,身上虽流淌着福建血统,他并没有过“生于斯长于斯”的客家生活经历,是个不会说客家话的客家人。
 
  或许有人纳闷—没有客家的生活经历,又何来客家的文化认同?其实,朱大可对客家人的系统了解,来自身体力行的田野调查。“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和北村在闽西做了客家人调查,当时我们准备拍关于客家人的大型纪录片,拍了十集左右,最后因为资金问题搁浅。”彼时,他和北村花了很长时间,在永定等地采集了大量鲜活的素材,朱大可对客家的文化认同由此而来。
 
  朱大可曾在《流氓的精神分析》一文中论证过客家文化。他认为客家人是分裂的,他把客家人分为“客人”与“家人”。“客家人当中有两种人,一种是特别保守的,变成‘家人’,他们盘踞在自己的土楼里;还有一种客家人是走出去的,那是‘客人’,他们不断地迁徙,在迁徙过程中获得一种原创性的动力。”
 
  对于客家的标志性建筑土楼,朱大可说,他怀有一种“很复杂”的情感。“土楼本身是一个很封闭的建筑,是防守堡垒。土楼,在美学上我觉得它很亲切,但另一方面我对它又怀有恐惧,我觉得它太封闭了,非常压抑。”他认为,土楼是建筑奇迹,同时也是中国人典型的封闭心理在建筑上的表达。
 
  “1987年,我回老家看我父亲过去的痕迹,村长当向导,走访时,村长激动地告诉我,‘这里是你爸爸住的地方’,‘这里是你爸爸读书的地方’……村里的老头老太太全都跑出来看热闹,说这就是谁谁谁的儿子。到90年代再回去,这些痕迹已经荡然无存,那些认得我父亲的老人也都相继去世。二十一世纪以后
再回去,完全没有人认得我。”朱大可说,时过境迁,故乡的记忆已被完全割断,“很可惜”。
 
厦门是我文学道路的起点
与福建知名作家北村惺惺相惜,福州曾是他思想的源泉

  1985年是文学开始全面繁荣的重要节点,彼时的朱大可刚从华东师大毕业两年,这个时期是他创作生涯中的一段低谷,心情压抑之际,一封发自厦门大学的邀请信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因为朱大可的《从媒介系统看艺术的历史演进》开了国内最早运用系统论阐释艺术史的先河,厦门大学林兴宅教授专程写信邀请他参加在厦大举行的“全国文艺批评新方法论研讨会”,林兴宅慧眼识珠,挑得“奇货”。彼时,研讨会云集了国内知名的批评家和评论家,名不见经传的朱大可凭借他的研究理论,成为研讨会上“杀出的一匹黑马”。
 
  “35岁到40岁这个阶段是我创作生涯中最好的状态。”也是在那段时期,朱大可在福州与福建著名作家北村、文化人王欣、同学宋琳等,在省文联宿舍度过了一个个“没有空调的夏天”。“连电扇吹的风都是热的”,在40多摄氏度的高温下,他们高谈阔论,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热得受不了,每隔半个时辰,就用冷水冲冲凉。”
 
  朱大可与北村惺惺相惜,他认为北村是中国最优秀的先锋小说家。北村也曾在访谈中提及,1985年前后,对他影响最大的并不是写作圈的人,而是批评家朱大可,“朱大可对我思想上的影响不容忽视。”
 
  “我主要的几篇文章,像《超越大限》、《亚细亚的痛苦及其消解模式》、《燃烧的迷津》,这几篇大文吧,思想的源泉都来自福州,我自己也认为这些是我写得最好的作品,现在的创作远远达不到那时的水平。”
 
  1986年,朱大可发表短文《谢晋电影模式的缺陷》,在海内外引起轩然大波。海外传媒将该事件与李小山对中国画的批评等列为“1986年中国文坛三大冲击波”之一。回忆起那些“惊心动魄”的往事,朱大可说,“那时候我们就像砸玻璃窗的小孩子,很调皮。”
 
  “厦门是我文学道路的起点,林兴宅先生是我的伯乐,我对他充满感恩”。朱大可说,他与福建的关系,不仅有血缘之亲,而且,福建还是他整个精神生活的基础、事业发展的起点。
 
  朱大可,1957年生于中国上海,祖籍福建武平(客家),1983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博士。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朱大可在中国文化界享有盛名,被认为是中国最优秀的批评家之一。因其前卫的思想、对社会弊端的激烈批评、独特的话语方式,以及守望文化现状的理性和深刻,对当代文化研究领域产生广泛影响,被誉为“中国文化守望者”。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责任编辑:果果 | 返回首页   复制网址
相关阅读
  • 首富李河君 客家风骨铸经商智慧

    在中国,有这样的一群人,他们被称为“东方犹太人”,有着勤俭质朴、务实事功、坚韧不拔的精神和风骨,并以此治家、立身、为商、爱 国。他们是客家人,骨子里藏着经商的智慧,并在各行各业独占鳌头。 ...... >>

  • 乡贤李光耀 屋顶下背论客家

    1954年,李光耀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法律系。他回新加坡后,常在客家公会和职工会所活动。与陈嘉庚齐名的爱国侨领胡文虎有个鲜为人知的故事:他的永安堂药房聘请的第一任常年律师就是李光耀。 ...... >>

  • 双拐为足 画遍深圳客家老屋-郭锦山

    郭锦山始终相信“努力拼搏必有作为”。如今,他在深圳古玩城有了自己的画苑,在大芬油画村有了自己的工作室。虽然在艺术这个行业中,很少有画家真的可以靠卖画养家糊口,可郭锦山还是做到了。 ...... >>

  • 闽西客家人友谊见证:吴伯雄与曾耀东

    23日,刚从台湾回来的黄金明先生告诉我说,台湾吴伯雄先生非常关切老爷子(我们对曾耀东的呢称)的情况,吴伯雄先生一定要他转告对老爷子的问候。他打手机,打电话,老爷子不接,两次去他家里看望没人开门。 ... ...... >>

  • 陈志明:我始终觉得信用是创业的本钱

    我的国语和客家话讲得都不好!(笑)我在小学4年级以前学习过中文,但在上世纪60年代,印尼开始排华,就没有再学习中文了。... >>

  客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网”的内容,版权均属客家网所有,有关媒体转载使用请注明来源“客家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传播客家文化,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网 电邮:bj@hakka.com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网友推荐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中国官场人员规模庞大,竞争激烈,即使是表现良好,每5年一次的换届选举都不错过而逐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人的家常美食

上线不到一年,梅州本土美食视频“我是马小坏”在西瓜视频的粉丝已激增至89.1万,跻身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驼衰人(丢人,丢脸);叼囊径(生气的意思);密柴头(骂人没用废物!)。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