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LOGO
搜索

陈梅冰:13岁出门谈生意的"铁娘子"

客商 | 2015-8-3 11:26| 查看: 5015| 评论: 0| 原作者: 梅州日报
摘要: 我大概七八岁的时候去了香港。我的父母都在香港,兄弟姐妹中,只有我是在梅州出生的。因为父母要出去香港干活,我是由奶奶带大的。

  陈梅冰:香港余庆公司副董事长

  祖籍:梅州市梅江区

  社会荣誉:香港实业家,慈善家,被授予梅州市荣誉市民称号, 任香港梅州联会永远名誉会长。

  常回家练就标准客家话
  问:梅冰姐,非常荣幸您接受我们“天下客商”栏目组的采访!据我们了解,你出生在梅州,很小就去了香港。
  答:是的,我大概七八岁的时候去了香港。我的父母都在香港,兄弟姐妹中,只有我是在梅州出生的。因为父母要出去香港干活,我是由奶奶带大的。
  问:你在香港接受教育的情况如何?
  答:我没多少机会读书,要先顾着家。我爸有那么多小孩,把我当儿子使用。我家里有三个妹妹,三个弟弟,我最大。我妈说你最大,要做好榜样。我从小就在爸妈的印刷厂帮忙干活,你知道印刷厂是有很多零碎活干的。书是没怎么读的了,读完小学就去读夜校。

  问:小时候有没有常回家乡?
  答:没有,那时候的交通还不方便。
  问:什么时候开始较常回来?
  答:在我结婚前一、二年,因为我一直是在香港长大,那时候不太会说客家话。1974年我和先生一起回来,家乡的人叫我们“番鸭”,我一听,什么“番鸭”?原来他们是叫我们“番客”。
  问:那你现在的客家话怎么又这么标准?
  答:就是因为回来的次数多了。

  问:你1974年回来的时候,坐车应该要走上十几二十个小时吧?
  答:是啊,当时回一次家乡很辛苦,坐车要坐一天多,到达的时候连眼睫毛里都是灰。但我基本上每年都会回来一次,我先生姓余,不是客家人,但他很喜欢梅州。第一次回来的时候我们住在华侨大厦,他喜欢坐在华侨大厦对面的河边上,欣赏河边的风景。
  问:还有其他原因促使你经常回来吗?
  答:没有,都是回来玩的。我现在也很喜欢回家乡,一年会和人约着回来一两次。
 
  天时地利人和把生意做大
  问:据我们了解,你主要是经营消防器材的?哪一年开始的?
  答:我先生是1972年开始经营的,那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大型的公司。后来市场发展需要很多消防器材,我们又有这样的条件,就慢慢发展起来了。
  问:结婚以前你有没有进入这个行业?
  答:没有。我一直都在我爸的印刷厂里工作。
  问:你觉得经商是你的兴趣吗?
  答:我从小到大都是做生意的。叫我做饭我不会,我爸从小就教我做生意,十三岁时他就叫我去和客人谈生意,他在外面等我。那些大公司要求比较高,有时候接到他们的订单,做得有一点不好,那些人就会一直骂人。那些大公司的老板见我还那么小,走的时候会特地追到电梯上来跟我说:“不要怕,慢慢做,做好了就可以了。”我就这样博同情(笑)。经过历练,做生意胆子越来越大,随便他们怎么骂,做好了就算了。命苦嘛,不像现在的小孩还要哄他吃饭。我爸妈在外面也没有亲戚,全部都要靠自己,还要带小孩,也确实是很辛苦。

  问:现在公司的业务主要是余先生在打理还是你在打理?
  答:余先生主要管技术,我管财政。余先生也已经做了那么多年,现在是半退休的状态。
  问:公司是怎么样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的?
  答:顺其自然吧。市场上有需求,我们能做到,就去做。比如说代理那么多的名牌消防器材,那么多客人要求用,我们就自然会去找来代理。我觉得做生意没有什么特别的窍门,都是靠天时地利人和。

  问:可是竞争总是存在的。
  答:以前很少人竞争,最近几年竞争才比较大。以前只有一两家是经营消防器材的,我们的公司比较有规模,所以一般人家都是找我们做。
  问:你在公司的职务是什么?
  答:总经理,也就是杂工,大杂工。什么都要做,看到不顺眼就要自己来做。
  问:在香港赚钱也不是很容易?
  答:有很多琐碎的事。

  问:比如说有哪些琐碎的事?你是如何克服这些困难,把公司经营好?
  答:兵来将挡。都没有什么特别的,看发生什么事再怎么处理。事情都不可以一概而论,要灵活。在香港做生意有时候也会有黑社会的来找我们,余先生比较怕事,我就比较泼辣,更敢面对。还有一个方面就是,男人出面处理事情没那么容易转弯(下台阶),我一个女人出面比较好。
  问:公司的经营就是你们夫妻二人共同的心血。
  答:以前曾经有人想和我们合伙上市,我们都拒绝了。我们公司招牌老,现在政府所有大型的闸阀都是向我们买的,可能是因为我们经营的时间久,工人更有经验。

  问:改革开放以后你们公司很快就进入了大陆市场?
  答:我们是通过卖消防器材给工程公司,由那些人带入国内。开始的时候他们跟我们买很多东西,一个月都有几百万,后来在国内刚做得出名一点,就冒出很多冒牌的。我们有一次去华东旅游,酒店里的消防器材挂着我们的牌子,但货却不是我们的。余先生每去一个地方就会去看那里的消防器材是不是我们的,看到是,就有一种满足感。很多比较出名的建筑物多数都是用我们的产品。
 
  为工人生病掉泪
  问:你在公司的日常管理方面是怎么样的?
  答:我觉得我们对工人是比较好的。我们的工人有些是从十五六岁开始在公司做的,有些是在其它地方做得不好,再转来的。我把他们当自己的子女去教,由不好教到好。
  问:为什么会这样做?
  答:我也不知道。比如说去年我刚出院,听说有个工人肺积水,我一听眼泪就掉下来了,很心疼。他不肯去医院治疗,我赶紧包了一万元的红包给他,叫他去。后来在肺里抽出两公斤水,再照还是说有阴影。去排队政府公费医疗,排到的时间是2011年3月,要等一年多啊,哪里能等那么久?我就跟他说,你赶紧去照,我帮你出一半的医疗费。这样做了我心里才舒服。

  很多工人都是这样,所以我们其实不用怎么去看管着这些工人,大家都是问心的。你看得到的时候就能管,看不到的时候怎么管?
  问:公司有多少员工?
  答:员工不是很多,二十多个。业务主要都是承包给别人做,比如说专门有四五个人是载我们的货的。车队也包给别人管。东莞、中山都有我们的工厂。这是成本的问题,香港现在的工人工资非常高。承包给车队的话,你做多少工作我就给多少钱给你,不做就没钱。这叫自顾人事。自己养工人不划算,在香港只能走这条路。
  问:那么平时的日常管理就相对比较轻松?
  答:我们的工人是很乖的,我不要求他们做到最好,只要不做到最差就行。如果我做工人也是差不多的,不能过分要求。

  问: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那么多钱是怎么赚来的?
  答:辛苦赚来的。
  问:辛苦在哪里?
  答:出心出力。这种辛苦很难说出口,也有很多压力。比如说我们是做消防器材生意的,在法律上的责任就很大。包括我们现在做着的机场展览馆也是一样,做到亏本。以前我们都是做产品,没有做过工程,觉得做了消防几十年,也没做过什么有代表性的工程,所以接了机场展览馆的工程来做。不过他们本身设计得也不是很安全,余先生是个很负责的人,看到哪里的承受力不行,就要拆了重做,这样弄来弄去,就亏本了。但是我们想到机场展览馆如果要搞什么表演,出了什么问题,别说法律上,自己良心上也会不安。不行的就是不行,不能强行推出去,不能骗人,骗得了别人也骗不过自己的良心。像汇丰银行的消防就是我们做的,说我们没钱赚别人也不相信。香港很多有名的大厦的消防都是我们做的,因为我们是品牌公司,质量比较好。
 
  问:你是几岁结婚的?
  答:25岁。
  问:你父亲应该很舍不得?
  答:他舍不得。婚礼上我倒茶给他喝的时候,他哭了。我妈也哭了,也舍不得。虽然婚后住得很近,但是没了一个最听话、最得力的免费工人(笑)。他们一哭,我也跟着哭,但是也不能不嫁。
  1975年我嫁给余先生的时候,我是他的填房。我们以前是邻居,我爸是很大男人主义的,余先生却是一个很随便的人。我爸要求菜要做得很好吃,否则他脸色一沉,我就很害怕,这样的男人我宁愿不嫁。那时候余先生的前妻还没生病,我和她认识,他们就住在我家隔壁。他们的环境也还不是很好,开了一个机器厂,请了几个工人。我经常看见他老婆把菜用一个锅一起煮熟,余先生撸起裤脚就说:“好味!好味!”我心想那么容易就可以招呼这个男人。后来他前妻患癌症去世了,他每天就来我家和我爸下棋,我也不知道他其实是在追我。只是觉得这么容易可以招呼的男人,可以嫁。那时候很天真,也没有考虑到他已经有几个小孩,做人家的填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问:你和余先生应该生活得很愉快吧?
  答:还可以。大家都相处惯了,他知道我的性格,我也清楚他的性格。我凶起来的时候也是很凶的,他看到我发火了就赶紧离开。
  问:你们夫妇俩的相处之道是什么?
  答:就是忍。
  问:谁忍谁比较多?
  答:我忍他比较多。你们看见他忍我比较多那是假象,公共场合他很会“演戏”。当然也不能说他不好,不好怎么能相处几十年?他的脾气比较柔和,我的脾气比较火爆,他的修养比我好。

  问:夫妻俩夫唱妇随,共同拥有一份事业,这是很让人羡慕的!
  答:我自己也觉得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唯一的遗憾就是我自己没有子女。如果有,就完满了,可是我又问自己,如果那么完满,什么都有了,我又有没有那么长命呢?可能又会有其他不好呢?人生不可能十全十美,一定会有一些遗憾的。
  问:你人生创业的过程当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答:金钱。
  问:金钱代表了你付出的心血得到了回报?

  答:除了钱还有什么呢?赚得到钱就算是自己成功了,就是这样简简单单。我不会把自己说得多么伟大,我不会这样做。
  问:在你的圈子当中,有没有你最佩服的人?
  答:汪明荃。我觉得她六十多岁了,还那么进取去做她想做的事,年纪那么大了还那么好学,换我就不行了。她对事业的投入程度真是让人佩服。
  问:你最珍惜的除了财富以外,还有什么吗?
  答:我对弟弟妹妹的亲情,还有朋友的友情。我的弟弟妹妹都很有本事,在香港生活得还不错,所以我觉得我爸妈还有我的付出都有了回报。我的一个弟弟是建筑师,一个妹妹是会计师,还有一个妹妹是高级物理治疗师,他们都读了比较多书。只有我没书读,可是我不会嫉妒他们,我觉得很开心。我没书读,他们却有书读,说明我们的环境变得越来越好了。
  问:平时你们会经常聚会吗?

  答:每星期天都会家庭聚会,每个星期天都是我娘家的“家庭日”。
  问:难怪你能够生活得那么开心。
  答:我觉得人对生活就是不能要求太高,要求高,达不到的时候就会失望。我跟我先生说,生意做得多或少,赚的钱太多也不是我们用的,做少一点,给别人多一点也没关系,何况也不少了。我每年都给家乡捐出超过一百万元。
  问:我查资料发现你捐了很多钱,捐了一笔又一笔。
  答:是,我有很多都是没有记录在案的。
  问:你捐了那么多钱,都是没有回报的,或者只是道义上的回报,你觉得值得吗?
  答:我觉得很值得,钱在自己用不完的时候就只是一个数目,既然只是一个数目,在帮得到别人的时候为什么不帮一下呢?反正是带不走的。我每次回家乡都带很多钱回来。每次都带几十万,要分开几次来带。我在家乡没有银行账号,都是带现金回来。

  简单的时光最美好
  问:你觉得你的人生走到现在,最感欣慰的是什么?
  答:我最满足的是自己从一个穷人做到现在这样,都是自己做回来的。因为我那么努力工作,我老公还有其他人都不敢大声呵斥我。
  问:目前很享受工作和生活的乐趣,也不用像年轻的时候那么辛苦了?
  答:是的,我的生活很简单的,我觉得简单就是最快乐的。
  问:但你这个简单也来之不易,因为你已经付出那么多了,才能够得到这么简单的一种生活。
  答:是的,我觉得简单就是快乐。去年我做手术,一直到我被转去医院,我第一眼见到医生,跟医生说,我没有写平安纸(遗嘱)的,我还有很多钱没有用(笑)。医生说,这样就不用怕,死不了的。我觉得没钱的人愁,是很简单的愁,有钱就愁不知道怎么安排,我觉得这也是很麻烦的一件事。
  问:你觉得你会怎样去走以后的道路,以后的生活你怎样过?

  答:首先要自己身体健康才行,其他的,善事我还是会继续去做,但是就不会一次做完,细水长流地做。不要一次做完了,否则第二次再做的话,就没那么大方了。
  问:你觉得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是哪一段时光?
  答:就是现在,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光。过去了的就是过去了,目前还是最好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责任编辑:果果 | 返回首页   复制网址
相关阅读
  • 李东浩:做个勤学思变的企业家

    我从出生、成长、接受教育都是在兴宁。说起来有点心酸,我高中没毕业就辍学工作了。我家中有四兄弟,当时父亲在工厂打工且身体不好,母亲是家庭主妇,两个弟弟还在读书,家中条件不是很好。 ... ...... >>

  • 邹锡昌:我的人生哲学是适者生存

    你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其实去年你们完全可以采访我,因为那时我已把危机处理得差不多了,完全有信心来面对媒体的各种询问;况且,不管有多大困难,我这个人心态好,不喜欢绕开困难走,愿意面对现实,从容乐观。 ... ...... >>

  • 黄明智:祖先和故乡让我们想念了那么久

    我老家是五华,我是在台湾出生、长大的。在台湾的苗栗县。苗栗基本上都是客家人。我祖宗6代在台湾生活,根据墓碑上的字样来看,祖先到台湾应该是270年前的事了。 ... ...... >>

  • 刘金华:没有做不到,就怕想不到!

    “做什么事要有信心,没有做不到,就怕想不到!”当然,有信心也不能“盲做”,从小到大,我做每件事情,一定会把自己的想法思维讲给周边的朋友听,广泛听取他们的意见,并加以逻辑性地综合起来,从中发现自己的对错 ...... >>

  • 熊德龙:中国强大让海外华人脸上有光

    1978年我第一次回到梅县是住在华侨大厦。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回泮坑。虽然从来没有回过中国大陆,从来没有回过泮坑,但我竟然认得回家的路。... >>

  客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网”的内容,版权均属客家网所有,有关媒体转载使用请注明来源“客家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传播客家文化,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网 电邮:bj@hakka.com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网友推荐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中国官场人员规模庞大,竞争激烈,即使是表现良好,每5年一次的换届选举都不错过而逐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驼衰人(丢人,丢脸);叼囊径(生气的意思);密柴头(骂人没用废物!)。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人的家常美食

上线不到一年,梅州本土美食视频“我是马小坏”在西瓜视频的粉丝已激增至89.1万,跻身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