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LOGO
搜索

李有权:我天生就喜欢做生意

客商 | 2015-8-3 14:38| 查看: 3362| 评论: 0
摘要: 我父亲是梅县隆文人,母亲是梅县松口人,当年下南洋到马来西亚怡保谋生,父亲做木工,母亲务农、打打杂工、做做小生意。我有兄弟姐妹7个,都在怡保出生、长大。 ... ...

  8岁开始做生意的“街头王”
  记:李先生,您是一个传奇。当梅州百姓对您还一无所知时,您就为梅州家乡的文化教育、医疗卫生等各项公益事业慷慨解囊,短短几年,捐资就达3000多万元!乡亲们对您心存感激,同时对您又充满好奇。
 
  请您介绍一下早年的经历,以及您是如何走上经商之路的。
  李:我父亲是梅县隆文人,母亲是梅县松口人,当年下南洋到马来西亚怡保谋生,父亲做木工,母亲务农、打打杂工、做做小生意。我有兄弟姐妹7个,都在怡保出生、长大。我排行第三。年幼时家里很穷,没饭吃,没书读,我只进了三个月的学校。
 
  年仅8岁,妈妈就带我“卖街边”(在街头摆地摊),卖水果。大约卖了一年水果,赚不了几个钱,觉得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想转而卖布——那时布好便宜的,一码才6角钱。即使这样,我们也没有本钱。于是,妈妈向与她要好的一位先生娘(校长夫人)借了100元钱。我就用这100元,买了5匹布,一下子就卖完了,总共卖了130元;我又用这130元进货,一卖,卖了170元……总之,大约一个星期,连本带利共卖得700元!我揣上还给先生娘的100元钱,又封了一个80元的红包,买了两只鸡,一瓶酒,专程登门答谢先生娘。
 
  记:一个9岁的卖布童,仅用一个星期,就把100元变成700元!难道李先生您天生就具有经商才能?
  李:应该说,我天生就喜欢做生意。母亲曾经带我去做工,主家是梅县隆文老乡,她为人很好,很疼爱我的。但是,她叫我放牛,我不干;她叫我插秧,我也调皮捣蛋,三番五次搞破坏。她实在拿我没办法,一个星期后,就把我给辞退了。太高兴了!这正是我要的结果!我不愿意做工,因为做工就给“绑”死了,没有出路。我就是要做生意。妈妈做生意也特别喜欢带上我,因为我的嘴巴特别甜,逢人便主动打招呼,见到老的叫“阿婆”、“叔公”,见到年轻的叫“叔叔”、“阿姨”,问他们“早上好”,“吃了没有”……很有礼貌,很讨人喜欢。
 
  记:有了这个“从100元到700元”的“开门红”,可以想象,从此您的卖布生意一定很兴隆。
  李:是的。我卖布是整条街生意最好的,人家都叫我“街头王”。
  记:您是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独立做生意的?
  李:13岁。
  记:什么时候有了自己的第一间店?
  李:23岁。布店。

  “小布仔”瞄上了“金刚钻”
  记:李先生您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经营钻石生意的?
  李:还了钱并答谢先生娘后,那700元还剩下400多,我用这400多元作本钱,一心一意继续卖布。我好勤力的,从早上7点卖到10点,中午12点到下午四五点到戏院卖,晚上7点又去卖。做了3年,赚了几万元。这时,我觉得这几万元也派不上什么大用场,做卖布生意也不见得能有什么大发展,心里又活动开了。
 
  在怡保,有好多老乡开珠宝店、典当店。一天,我在街上闲逛,在一间大埔人开的珠宝店里发现一个钻石戒指,很漂亮,就买来给自己戴,花了400元。我戴着这个钻石戒指卖布,一位来买布的顾客看了,问:“布仔(卖布的小孩),你这是什么戒指?”我说:“是钻石戒指。”她说:“真漂亮!你花了多少钱买的?”我说:“400元。”她说:“便宜。你这戒指卖不卖?”我说:“不卖!给多少钱都不卖!”她说:“我给你800元怎么样?”我一听:800元?!回头自己再买一个戒指来戴,还白赚了400元,多好哇!于是,就把那个钻石戒指卖给她了。后来,我又花了300元,在一间大埔人开的当店买了一只玉镯子。
 
  那时,我白天在街市卖布,晚上揣着布到舞厅门前卖。一个舞女的妈——她很有钱的——看见了我戴的玉镯子,说“这么靓”,问我买了多少钱。我说,这是人家拿来当的,当了几百元,过一两天他就会拿钱来赎的——其实,从当店买这只玉镯子时,这玉镯子已经是“断当(超过约定期限未来赎)”了的。她说:“这么靓,卖给我,600元!”我就把玉镯子卖给她了。
 
  卖布,一天才赚几十元;卖钻石,一个就赚几百元!我把手里的布一扔:“我还卖什么布呢?我要卖钻石!”
  记:卖钻石,要好大本钱吧?您这本钱从何而来?
  李:靠卖布赚来的几万元,21岁,我开始卖钻石,去大埔人开的珠宝店,买已镶好的钻石首饰,上门推销,主要卖给舞女。这样,卖钻石一两年,赚了好多钱。24岁时,我已有18万元了,于是,开始做钻石批发生意。二十五六岁时,我在马来西亚槟城开了自己的第一间珠宝店。
  记:做钻石批发生意,就需要更大的本钱了。
 
  李:早在我还卖着布又想着一俟时机成熟就改卖钻石时,我已经开始“打路”了:我的一个生意伙伴,印度人,他的阿叔就是做钻石生意的。当我告诉他我“不想卖布,想卖钻石”时,他带我搭飞机去印度孟买见他的阿叔。他们讲英语——我多少会一点英语,但装作不懂——只听他对他的阿叔说:“我这个朋友,很老实的。以前他向我买布,现在他不卖布了,就把账全部结清、把钱全部还清了给我。他现在要做钻石生意,不够本钱,请阿叔您放账给他,十几万元,没问题的。”他的阿叔果真放账给我,而且是二三十万元!
 
  在印度买了钻石,回来后请工人镶好,然后批发给那些当年我向他们买钻石的人——主要就是开珠宝店、当店的大埔人。他们对我支持很大。其中一位开当店的田大姐,每个星期至少从我手里买十万八万元的钻石,在她的店里摆卖。后来,我的钻石全部都批发给当店——整个马来西亚99%的当店是客家人尤其是大埔人开的。
 
  记:李先生您是如何学会鉴别钻石的?
  李:学啰。慢慢学,向那些大埔的叔伯学,怎样辨别是不是钻石、成色如何……那些大埔人很好的,很愿意教我。
  记:可能好多人都想不到,您做生意发展竟会这么快。
  李:是呀。当初,是我一个两个地从他们手里买镶好的钻石上门去推销,后来是他们从我手里一包一包地买镶好的钻石拿去店里卖。
  其实,我刚开始卖钻石时,大家都不以为然。我很开心,因为这样就不会有压力,即使真的没做好也没关系;反过来如果大家都很重视,我反而会压力很大。我有十几万的时候,人家都以为我只有几万元。我没有压力地做了几年。到我28岁时,已经有一两百万元了。我就专心做这一行。
  记:您后来居上,是不是因为您摸准了做这一行的门道?
 
  李:我是全马来西亚第一个去印度批发钻石的,而且,在好长的一段时间里,全马来西亚也只有我一个人到印度批发钻石——玉要去缅甸买,大钻石要到南非买,小钻石要到印度买,现在香港99%的钻石来自印度。另外,因为头家(老板)是我,工人是我,办货也是我……成本比别人低,批发钻石的价钱也就比别人低,所以没几年我就成为马来西亚最大的珠宝批发商。
  记:您的故事很动人,我很想听您讲一两个经营钻石的经典事例。
  李:1975年,我以每克拉1200美元的价格,从印度买了半克拉一个、总共3000克拉的钻石,然后请了几个推销员,以每克拉1400-1600美元的价格,把钻石卖给各国来印度进货的珠宝商,仅仅一个星期,还没回马来西亚呢,就销售一空。
 
  “最大珠宝批发商”变身“玉器大王”
  记:李先生,您现在的生意主要包括哪些?
  李:玉器、房产、股票,主要是玉器批发。现在一共有10间门店,分布在马来西亚、香港、新加坡、北京、东莞等。
  记:钻石生意做得好好的,为何又改做玉器了呢?
  李:钻石生意虽然好做,但钻石发光,很夺目,长年累月接触,眼花花的。而玉器,贵重、吉祥、漂亮,对人很有好处。所以,1960年代开始,我还在做着钻石批发生意,就开始收藏玉器了。闲暇之时,细细把玩品赏,心里美滋滋的。收藏了十多年,对玉越发挚爱沉迷,1978年干脆改做玉器生意了。每天晚上睡觉时,我都会不由自主地去想这些精美的玉器,见到过的一些样式都浮现在脑海里,怎么去改变才会变得更美,一些新样式就这样想出来了。因此,我也设计一些玉器。
 
  现在,我自己还收藏有几万块玉器。
  记:从1978年到现在,请问李先生在您经营玉器的31年中,最得意的一件事是什么?
  李:最得意的?是买了一块好玉。记得那是1993年的事了,有人花了3900万元港币,从缅甸人那里买到一块玉石,重87公斤。我对它“一见钟情”,喜欢得不得了,要出4700万元现金购买。那人不答应,急得我一晚睡不着。第二天继续游说,终于把那块玉石买到手。运回去叫工人一开,哇,整块都是翠绿的上等美玉。我叫工人千万莫声张,然后把玉石运回家里,兴奋得又是一晚睡不着。过了一年多,等社会上对这块玉石的猜测、议论都平息了以后,才叫工人开玉、加工。最后开出72公斤的上等美玉,加工成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玉器。其中最大的一件,重1公斤,卖了8000多万元。
  记:又一个财富神话!经营珠宝,利润高、风险也高。很冒昧地问一句:您可曾吃过亏?
 
  李:经营珠宝风险确实很大。像一块玉石,剖开之前谁也无法确切地知道它是美玉还是顽石,是无价之宝还是不值一文。这真的就像在赌博。几年前,我和另外两个朋友合作,3人一共出了4亿多,买了一块玉石,剖开一看,只是一块劣玉,仅仅值400多万元!
  记:那么李先生,您是如何规避经营当中可能遭遇的风险的?这次全球金融海啸对您有影响吗?
  李:从小就听妈妈教我,做生意,有多少本钱,做多大生意。我买别人的东西,都是用现钱的,从不拖欠人家一角钱。因此,人家有靓货,都愿意卖给我;我的货比别人靓,就容易卖出去、卖出好价钱,实现良性循环。另外,我从不贷银行的一分钱。因此,什么经济危机、金融海啸,完全不关我的事。相反,经济不景气,人们更愿意投资珠宝之类的奢侈品,保值、稳妥。
 
  记:这种理念就像“定海神针”,令您能够潇洒地泛舟商海。李先生,我想替那些缺少本钱又想做生意的创业者问一个问题:您的推销技巧和营销策略是怎样的?
  李:要对顾客好。你要告诉顾客:买了东西不满意的话,可以退换。价格要适宜,该赚的要赚,不该赚的不能赚。
  记:您年幼时只读过三个月的书,但这并没有妨碍您成为经商奇才。请问您是如何学习提高,以弥补所受学校教育的不足的?
  李:只要你有心,处处皆学问;只要你用心,定可成其才。像我只读了三个月的书,但马来西亚华人多,我从十五六岁起,开始向周围的人学习认汉字。不着急,慢慢来,一次学两个,一个字写上一两百遍,记住了,下次再学。现在,报纸上的汉字,100个我90个认得,有些不认识的,根据上下文的意思,也能猜出个大概。
 
  闪亮登场的慈善家
  记:李先生,听说您原本全无计划要回梅州家乡,是梁亮胜古尔夫伉俪把您给拉回来的。是这样吗?请谈谈当时的情况。
  李:我父亲是独子,我母亲只有两姐妹(另一个在印尼),我七兄弟姐妹都是在马来西亚出生、长大的。因为在老家没什么亲戚,所以我从没想过要回来。后来,我结识了梁亮胜古尔夫伉俪,并且成了好朋友,每天通电话。梁太太对我说:“梅州很好呀!您是梅州人,为何不回去看看?”我说:“梅州有什么好?小地方,山旮旯,有什么好看的?”她说:“回去看了你自然就知道了。”于是,他们买好了票,准备好了一切,把我带回梅州来。那是五六年前的事了,住在望江楼大酒店。当时是梁太太请我住了三晚,人情太好了,我要感谢她。
  真的,回到梅州,我立刻就喜欢上这里。这里环境好,空气好、治安好、人情好,特别是听到大家都讲客家话,非常亲切。后来,他们不叫我,我都会偷偷回来。感谢梁先生梁太太带我回家乡!
 
  记:我从《梅州日报》查到,自2006年12月5日以来,有关您的报道就达40多篇,主要有两类:一类是作为嘉宾回梅州参加各类庆典活动的,一类是慷慨捐助家乡文化教育、医疗卫生等公益事业的。
  李先生,从当年一个没饭吃没书读的穷小子,到现在的富豪,您的财富观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李:我对金钱,一向看得很淡。在财富面前,要保持平和心态,坦然看待成败得失。有钱,就应该拿出来做善事。我妈妈曾经对我讲过:“你自己也是穷过来的人,如果赚了钱,千万不能傲慢,要对穷人好。”我就是这样的,越是没钱的人我对他越好。就像我住的地方,每天碰到物业管理人员,我都会主动和他们打招呼、说笑——你有钱是你自己的事,人家并不靠你的钱过活,大家都是一样的。我与他们平时相处得好,就算起火了人家都会先通知我……哈哈哈,开个玩笑。不过,做人最重要的就是人缘要好,不然,什么事都做不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责任编辑:果果 | 返回首页   复制网址
相关阅读
  • 朱子干:不该遗忘的烈士

    朱子干(1894-1931),梅县城东镇石下村人,家名朱长宁,地下党代号阿丑。1925年任梅县屐业工会执委,1926年任梅县总工会委员,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

  • 熊德龙:中国强大让海外华人脸上有光

    1978年我第一次回到梅县是住在华侨大厦。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回泮坑。虽然从来没有回过中国大陆,从来没有回过泮坑,但我竟然认得回家的路。... >>

  • 庄兆祥:希望成为中国的麦肯锡

    老家在揭西县,但我却在五华出生。这是因为我的祖父早年参加红军,家庭生活重担全落在祖母身上。父亲9岁那年,祖母带着全家流落到五华县住了下来。我有一个哥哥和五个姐妹,一大家人靠父亲当教师的微薄工资养家糊口 ...... >>

  客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网”的内容,版权均属客家网所有,有关媒体转载使用请注明来源“客家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传播客家文化,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网 电邮:bj@hakka.com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网友推荐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中国官场人员规模庞大,竞争激烈,即使是表现良好,每5年一次的换届选举都不错过而逐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驼衰人(丢人,丢脸);叼囊径(生气的意思);密柴头(骂人没用废物!)。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人的家常美食

上线不到一年,梅州本土美食视频“我是马小坏”在西瓜视频的粉丝已激增至89.1万,跻身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