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LOGO
搜索

客都史记 • “小时迁”夏阿陋传

骄子 | 2017-5-10 13:24| 查看: 3780| 评论: 0| 原作者: 客家精英手机报
摘要: 夏阿陋者,嘉应州程江人氏也。江湖中人,时称“小时迁”也。生于庚申(1860年),卒年不详。彼时,列强犯我,山河破碎,家国动荡,生民多艰。

坊间传说,夏阿陋是梅州夏万秋人
夏阿陋者,嘉应州程江人氏也。江湖中人,时称“小时迁”也。生于庚申(1860年),卒年不详。彼时,列强犯我,山河破碎,家国动荡,生民多艰。
  
夏阿陋长相如何,无从查考
  阿陋自幼家贫,父早逝,母为流民。及长,骨格轻奇,形容丑陋。人皆不详其姓名,因以为号曰“陋哥”。又因练就飞檐走壁之功,专行劫富济贫之事,江湖之名鹊起,譬喻水浒“时迁”之再生。
  盖习武之人,皆重渊源,阿陋轻功,师承何处?杳无可考。然坊间传闻其母身手了得。阿陋年方十岁,母教之以习武强身。其宅面朝梅江,门前沙洲一片。每日清晨,母即令阿陋于沙中跑步。寒暑不缀,风雨无悔。越明年,于其脚踝处绑一沙包,复又练跑。又一年,沙包加重。如此三载,功到自然成。取下沙包之日,已是健步如飞之时。时有乡邻见阿陋陆上疾奔,身轻似燕,发辫成一直线;湖面奔走,则似蜻蜓点水,如履平川。又有好事者,见阿陋仅凭一条湿毛巾,便可穿堂过屋,攀飞檐壁,此情此状,睹之者惊呼为天人。

阿陋仅凭一条湿毛巾,便可穿堂过屋,攀飞檐壁。(古志明绘)
客都左史氏ƒ有诗赞曰:
骨轻身手健,行走似飞仙;
夜静穿墙过,更深绕梁悬。
嘉应有奇侠,人称小时迁;
英雄出草莽,义盗薄云天。

飞檐走壁
  功夫既成,阿陋亦踌躇满志,然其志不在庙堂,在江湖耳!嗟夫!非其不愿货于帝王家,乃报国无门也!目睹官绅鱼肉百姓,家国内忧外患,阿陋心中难遣愤懑,自谓曰:“今日武技在身,岂可苟全性命于乱世,当效梁山好汉,替天行道是也!”思至此,意乃决。

豪杰聚义,替天行道
  尔后,嘉应州城,多有奇异事:逢年过节,穷苦乡邻柴门挂猪肉;旱涝灾年,鳏寡孤独家中谷满仓。人皆以为佛菩萨显灵救苦,实乃阿陋劫富义盗济贫!
  某日,阿陋遇一老妪,听闻乡绅黄不形之恶行,绪不能平,乃生惩戒之意。遂于第二日晌午乔扮叫化,至黄府周边勘察地形。
  俟入夜,月黑风高,阿陋携徒身着夜行衣,健步飞身至黄家后院墙外。谓徒曰:“汝且入内提货,为师在此接应。”其徒曰:“墙高,恐力所不逮,如之何?”阿陋指己肩笑曰:“踩巨人肩膀可得也,汝且来!”“诺!”其徒遂踏阿陋双肩翻身入墙内。
  未料,甫一落地,即闻其师于墙外高呼:“来人,捉贼!”须臾间,院中烛亮如昼,众家丁围住阿陋徒弟,如捉瓮中之鳖。料徒被缚,阿陋乃由后墙纵身跃入,潜至后厅,忽见黄府众仆按住其徒,中有身着华丽者厉声道:“何方毛贼,敢闯吾府!誓将汝生吞活剥之,噬血干而后快哉!”即令家奴用麻包装入并悬于梁,又悻悻然曰:“来人,且将贼人往死里打!”

图为夜行衣侠形象
  音未落,一仆气喘如牛,闯入惊呼:“老爷,大事不好,后院马厩失火!”黄不形惊骇失色,急率众扑火。俟火灭,已是午夜,众皆焦头烂额,精疲力竭,忽又想起贼人,乃寻思今晚祸不单行,必是贼人带来晦气。于是怒从中来,旋回原处,放下麻袋,操一大棒朝袋中人乱打。只见麻包翻滚,嚎哭之声状若杀猪,又闻袋中人万分苦痛曰:“逆子弑父,乃父死期至矣!”
  黄闻之盛怒曰:“贼人!死到临头,犹逞嘴硬,再打!”众又乱棍齐下。袋中人复哀嚎曰:“呜呼!我命休矣,惜乎死于逆子!”黄细闻其音,确乎其父。急令解开绳索,大惊!贼人不翼而飞,其父命悬一线。不日,黄父重伤不治,抱恨终天。嘉应州城,一时亲痛仇快,传为街谈。
  某岁,忽报城中一员外家中失窃,遗有字条曰:夏阿陋到此。员外告官,捕快即拘阿陋至,县令开审,示之字条曰:斗胆刁民,有何话说?”阿陋疾口不认,答曰:“暗室亏心事,无人愿留名,自古皆然。吾非傻子,老爷乃青天,求明断!”县令然哉,着人押下,择日再审。
  一时,有贫民二三众,闻阿陋身陷囹圄,乃探监,中有一人泣曰:“陋哥,你在此有皇粮吃,吾曹惨哉!三荒四月,青黄不接,且家人羸病,无钱医治,只等归西。若夫陋哥有自由身,必不弃我!”阿陋慰藉曰:“休悲戚,明日再来!”
是夜,阿陋越狱,至丙村,窃得富绅银几十两,又留字条曰:夏阿陋至此。事成,返牢中,狱卒睡犹酣。翌日,穷人如约再至,阿陋将昨夜所得悄然赠之,受者感激涕零,犹久旱逢甘雨,拜谢而去。

夏阿陋曾越狱至梅县丙村富绅家窃银济贫 
  次日,丙村失主告官,县令升堂,传夏阿陋,示以纸条,拍案怒曰:“汝敢抵赖乎?”阿陋气定神闲,答曰:“老爷明察,牢狱森严,壁垒如铁桶,我非神人,神人亦不能为也!况乎此至丙村有五十里之遥,一夜之间,如何飘忽往返?料必有人栽赃,小民冤枉也!”县令无语,思之再三,苦无铁证,遂释阿陋。贫民闻之,额手称庆,喜阿陋“王者归来”也!
  倏忽经年,悉县令欺压贫苦,搜刮民膏,阿陋心中郁郁乎此哉。乃萌生一计,偕徒入府衙,盗库银,再留字条曰:夏阿陋到此。摊此大事,县令如坐针毡,苦思忖度曰:此贼胆大,藐视公堂,每作案,均留墨,必系一人所为,急差人四处查访,然了无所得,列为悬案。
  且说盗得官银,阿陋分少许与徒,余作救贫之用。然徒性贪,不解大义,心生嫌隙。一日,阿陋面授“机宜”,嘱其当晚到郊外某富绅家中“行事”。岂料,徒生二心,甘当出卖师傅之“犹大”,提前告密于官,并言其师轻功超群,当严加布防,又须在其落脚之天井地板处,铺满竹筒,以水湿之,如此令其滑倒,便可束手擒来云云。果不其然,是晚,阿陋先行跳入院中,随即滑倒,预伏四周之捕快速将其缚住,解送官衙。证据俱,公审秋后处决。

阿陋轻功了得,但难免一死
  立秋至,凉风阵阵,草木萧索,乌鹊盘桓,老马悲鸣。阿陋感伤,仰天喟叹曰:“吾命不足惜,惜乎苍生耳!愿得政通人和,百姓不忧身上衣裳口中食,则天下无贼也!”语毕,引颈风炉枷,形同受绞,三日三夜,气乃绝。
  引车卖浆者流,闻之无不悲怀潸然。江湖传奇夏阿陋,终此一生,驾鹤西去也!

秋后,阿陋驾鹤西去
  客都左史氏纪其事,击节太息曰:
嗟乎!生逢乱世作盗贼,亦堪人杰亦鬼雄。
吾赞阿陋,赞盗亦有道,虽卑微而伟大,只为苍生不为己;
吾悲阿陋,悲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自古皆然,今亦然!
  作者简介
  嘉应读书楼主人,本名李锦讓,嘉应州(客都梅州)梅水之滨人士,资深报人,自号明山樵子,居曰笔禅斋,兰桂门庭,书香世家,以读书、作文、书画、鉴藏、交友、修心为乐事。有云:放开眼界,原来无碍;种好心田,自有收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责任编辑:咕咕 | 返回首页   复制网址
  客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网”的内容,版权均属客家网所有,有关媒体转载使用请注明来源“客家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传播客家文化,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网 电邮:bj@hakka.com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网友推荐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中国官场人员规模庞大,竞争激烈,即使是表现良好,每5年一次的换届选举都不错过而逐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人的家常美食

上线不到一年,梅州本土美食视频“我是马小坏”在西瓜视频的粉丝已激增至89.1万,跻身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驼衰人(丢人,丢脸);叼囊径(生气的意思);密柴头(骂人没用废物!)。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