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LOGO
搜索

客家母亲系列:默默付出数十载 任劳任怨养育客家儿

故事 | 2017-7-7 21:34| 查看: 13217| 评论: 0| 原作者: 客家风骨
摘要: 天岩,真名:叶晓健。江西赣州市第三中学语文教师,赣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在《中国校园文学》《诗刊》《荷花淀》《创作评谭》《散文世界》《今朝》等刊物发表数十万字作品。 ...


  我读初一的那个暑假,远在兴国老家教书的舅舅终于来看望我们了。那是我们看到母亲最高兴的一个暑假,也是我们伙食条件最好的一段时光。舅舅和表弟大约住了半个多月,餐桌更确切地说是新打的漂亮的八仙桌上,每顿都不少于九个菜。为了迎接舅舅的到来,母亲在双抢前特意把房子粉刷了一遍,地面进行了平整,花“巨资”打了六米多长的供台,结实喷漆描画的八仙桌。舅舅来时刚好在插秧苗,他要下田帮衬,母亲却说什么也不肯。连做饭也不让。我们家里十几年难得有这样欢快的气氛,母亲说话的语气也完全不同,最多是我们姐弟几个想夹荤菜时可以迅速感觉到母亲严厉喝止的目光。

  舅舅本来住几天就要走的,因为和母亲反复商议带我去他那念书的事拖留下来。我从小学三年级到初一学习成绩一直保持前三名,而且一直做班长或者学习委员。母亲还是决定把我转到舅舅那里。舅舅在回去的时候开玩笑地问我:你去我那念书一年半载不能回家,会不会想念嬷嬷(我们土话叫母亲嬷嬷),我毫不犹豫地摇头表达了让舅舅错愕的想法。


  我很快适应了舅舅那里的生活,或者更准确的说,很快懂得享受一种规律舒适的生活。对母亲,我已养成了一种本能的排斥。对舅舅,我后来慢慢地是一种真正的畏惧。为了让我更专心地投入学习,我在舅舅舅母教书的学校里没有担任任何职务,只管学习,慢慢地反而养成了一种自卑怯懦的性格。

  母亲在我读初二的冬天来看过我一次。我在舅舅这里过得很好,不用下地干活,不用割草,不用砍柴;只要淘米洗碗洗自己的衣服,每顿一荤一素,另外舅舅还经常给我买营养品。舅妈也从来没有给我眼色看,而且我很能吃,可就是不长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点也不想念母亲,倒是非常想念姐姐,还有经常眨着星子一样眼睛的同桌宋小丽。

  母亲到舅舅学校里已是下午快六点,我已吃完晚饭准备去上晚自习。母亲一身尘土地找到了舅舅的房门口,那样子看起来真的很狼狈很可怜。头发凌乱不堪,衣服虽然不破,但很明显过于劣质。更主要的是整个人太瘦了,一看就是常年辛劳苦累根本无暇照顾自己的样子。我初一看到都怔愣了好一会儿,心里酸酸的。

  母亲和舅舅聊到很晚才回我睡的房间,这时我已经睡熟了。母亲可能一晚上都没有睡,她在从窗子漏进的月光中一直在看着我,因为我是被落在脸颊上的泪滴弄醒了。这也许是我第一次看见母亲无声地落泪吧?还有就是母亲得到外婆病逝的消息时,给我们做好了晚饭却一个人蹲在门槛边,先是轻轻地啜泣,慢慢地抑制不住地嚎啕大哭。据外公说,母亲是外婆生前最疼爱也最牵挂的,可是从她病重一直到病故,母亲因为放不下我们,也无法放下我们,没有能和她见上一面。母亲来不及收住满眼的关切和柔情,一时我们都有些尴尬。母亲有些慌乱的在贴身口袋摸索出了一根人参,叫我就水吃掉。这根人参母亲一定藏了很久,而且费了多大的力气从哪里弄来的,真的很难想象。

  我从小到大个子一直非常矮小,读初二时十五岁了还一米三几的样子。母亲可能问了很多人,觉得少年时多吃点真正的人参有助增长身高。母亲把我转到生活条件好得多的舅舅这里念书,更主要的还是改善我的生活条件,更快地长个。可是一个学期过去了,我的个子似乎没有见长。母亲终于忍不住对我的思念和牵挂,放下家里正念初三的姐姐,把家交给辍学在家帮衬的妹妹看管。转了几次班车,到兴国县城时晕车的母亲步行五十多里路来到社福中学。

  我不太习惯也不太喜欢母亲这种对我的特殊照顾,以前在家的时候也老喜欢在我的碗底藏肉块鸡蛋之类,总是被我当场揭露。这次我也忍不住责怪母亲,觉得让舅舅知道了有多不好!你就不能给舅舅给大家煲汤喝吗?母亲急了,反复给我解释这是给我长个吃的,不好和舅舅说。母亲那种焦急和低声下气的样子让我无法拒绝。母亲见我一口口吃完了人参才缓了一口气,轻轻地呢喃自语:要是喝点公鸡汤就更好了。吃完人参,天已蒙蒙亮了,这株揉得皱巴巴的人参略带苦涩,更多的是汗渍和泥土的味道。我可能足足吃了有近两个小时,就着月光,就着母亲疲惫匀称的呼吸,直到早操的广播催促声响起。

  母亲在我跑完操早读完回房间吃早餐时就坐早班车走了。一向严肃少言的舅舅也忍不住发了小小的脾气:这么远的路,来就住一个晚上,饭都没吃一口又走了,干脆就不要来了!怎么还是这样的死脾气!可就是来回路上的两天,家里还是出事了。可能因为妹妹的粗心,灶里的柴火烧的太出了,人又去喂猪了,等回厨房时已烧起了大火。慌乱的妹妹居然用脚去想把火踩灭,结果两只脚被严重烫伤。

  幸好门口有在田里劳作的吴二婶,赶过来抱出了凄厉哭喊的妹妹,叫人扑灭了火,没有烧掉房子。可妹妹的脚留下了深深的永远去不掉的疤痕。姐姐在信里从来都是按母亲的旨意给我只报平安:家里一切都好,我们也生活得很好,你安心念书吧。一向成绩优秀的姐姐最后连高中也没考上,她那么多美好的梦随着中考的失败突然破灭。我不知道母亲和姐姐妹妹过着该是怎样艰难地生活!

  
  父亲在我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开始请假和伯父一起开锡矿冶炼厂,虽然基本上没挣什么钱,但也没对家庭造成很大的影响。等到我转学念初二的时候,父亲和伯父在景德镇贷款盘下了较大规模的锡矿冶炼厂,正读高一的堂哥勇辉也辍学去做他们的帮手。可是因各种原因,伯父和父亲这次亏损得一塌糊涂。欠下了银行私人的巨额款项,债主们络绎不绝地登门讨债,有的债主直接搬走伯父家的一些值钱的东西,我家没什么东西可搬。慢慢来的人也更少,可有些债主还是在木板隔的矮楼上搜出了好几千斤粮食,这是家里最后赖以生存的食物,除此之外,一无所有,因为所有的牲畜也被牵走了。母亲豁出了性命来阻止他们的抢夺。但母亲哪里是抢得过四五个大男人,父亲严厉地喝止母亲徒劳的抗争。

  可是母亲还是疯了一样地上前撕扯,甚至横躺路上,一个心狠的债主一脚将母亲踢到了水沟里!这下彻底地激怒了本已伤彻心扉的母亲,她抓起沟里的烂泥准确无误地扔到这些人的脸上,随之操起竹篙劈头盖脸地朝他们打去,连在旁边的父亲也挨了狠狠的一竹篙!母亲连夜将粮食转移到了另外一个队里姑爷那里。等第二天更多的一伙人来搬粮食时,他们翻遍了房子也没有找到一颗粮食。

  可是这也已经对家庭造成了莫大的伤害和震动,从此整个家包括爷爷奶奶大伯大婶一家不但过着无比辛酸拮据的生活,而且过着没有几日太平的日子!伯母平时为人爽朗和乐,村里人很多会伸手相助,并且子女又大多长大成人,日子还不见怎么难熬。母亲和姐姐妹妹就不一样了,没人帮衬不说,时时还要防备他人的欺辱。父亲重新回到矿上上班,带着赎罪的心情给家里陆续地寄些钱回来。爷爷奶奶带着两岁的弟弟回到了兴国老家莲花塘。这也是他们最小的孙子,这一带就是近十年,娇惯出了很多难以更改的恶习。家里就是在如此艰难的情形下,母亲都没有中断过给我寄学费和生活费,她从哪里省出来或者抠出来的,没有谁知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本文导航

责任编辑:lmy2017 | 返回首页   复制网址
  客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网”的内容,版权均属客家网所有,有关媒体转载使用请注明来源“客家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传播客家文化,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网 电邮:bj@hakka.com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网友推荐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