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LOGO
搜索

连城武林故事之——带刀侍卫

军政 | 2017-9-14 09:31| 查看: 8769| 评论: 0| 原作者: 客家文学 曹诚
摘要: “九神合力掌”成了连城功夫的绝招。
  对于连城强盛的习武之风,很多史学家都想一探究竟,但史志类的文字都有一个特点,廖廖数言,只讲结果,不讲缘由。“至唐开元,连城盛行习武,老少咸是”。此类话语,总是让史学家们不痛不痒。按史志所述,连城1000年的习武之风若不是天然自成,至少也是水到渠成,史学家们对此耿耿于怀又无可奈何,因为谁也不会相信世界上会有无因而果的逻辑,因此,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史学家有胆量去论证这些结果的成因。恰恰连城是著名的武术之乡,家家有枪棍,人人有功夫,可是为什么是这样子?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种风气?由于资料有限,很难把连城人爱练武的理由说出个所以然来。
  再比如“连城罗天麟率众五千参与起事,元朝亡。”像这种很大很大的事情,我认为至少要对后人交代两件事,一是罗天麟为什么要起事?二是罗天麟当什么官能率众五千?当然,如果能说明罗天麟的武术功底如何了得,舞的是什么兵器那就更好了。但是古人根本就不理会后人的情怀,惜墨如金,就喜欢用一两句话打发完事。
  至清光绪,连城习武之风惊动朝庭,家家有枪棒,人人会武功。关于连城的武术话题,这是我听得最多的一句话。那就从这句话着手吧,因为这个时期连城的武师多如牛毛,重量级的有吴拔祯、陈继龙、项十三妹等人。
  吴拔祯还是御前带刀侍卫。

吴拔祯像
  一九O二年,慈禧太后下诏,要从连城“天川武林大会”选拔一名优秀武师,任朝庭五品御前带刀侍卫。连城县令杨德文接旨后深感荣幸,立刻发榜文告十里八乡,动员各地武师汇聚连城,通过比武选取优秀的武师为朝庭效力。因为激动,杨县令几个晚上睡不着觉,便又亲自撰写武林大会策划统筹书,一份上报朝庭,一份让人誊写数十份,分发到各武林宗派各个武馆,让武师早作准备,届时参赛。
  连城“天川武林大会”起源于明末清初。那时,连城的习武之风已十分盛行,有很多武师吹牛说,自己是天下第一高手。长辈们很生气,就创办个武林大会,让这些牛逼哄哄的武师们一决高下。从那时起,每年农历正月二十“天川”日,在连城文武庙前搭一座三丈见方的擂台,各路武师在擂台上比武,从早比到晚,胜者既可得数千银两,又可名扬天下。到了光绪年间,连城“天川武林大会”已名满天下,几乎与华山论剑齐名,成为中原两大武林争霸盟主的盛会。1902年的“天川武林大会”,有朝庭圣旨,又有官府参办,其规模之大可想而知。发榜仅仅一个月,便有福建、广东、江西、湖南、河南、江苏八十多个武林宗派报名参赛。连城当地百姓日夜期待大会盛况,觉得过日子都更舒心。
  尤为期待的还不是这些,事实上老百姓最为期待的是连城南田拳与连城巫家拳的对决。
  连城功夫是够厉害的,在培田就有吴拔祯的练武石,三百多斤重,在吴拔祯手上就象玩健身球似的;陈继龙的大关刀也是将近三百斤重,在他手上跟玩打狗棍似的,这般大力气的人,能有几个?

吴拔祯当年的练武石
  连城拳实际上分为连城南田拳和连城巫家拳,南田拳与巫家拳原来是死对头。南田拳看不起巫家拳,巫家拳也看不上南田拳,两个门派斗了一百多年,很难说谁胜谁负,谁优谁劣,不过,这两个门派在当时都是威震武林的。
  南田拳的历史要比巫家拳长三百年,早在明朝洪武年间就由隔田村黄张生所创,黄张生是个力大无穷的青年,他在嵩山少林寺学艺五年后回乡办武馆收徒弟,在实践中删粗留精,使武术套路更加完善,更有实战性,曾一拳打死一头水牛。
  巫家拳则是创办于清朝乾隆末年,由本县巫必达所创,融合少林与武当两个宗派的精髓,一出手就不得了,很快就在武林中立稳脚根,并且成为与南田拳抗衡的新武术门派,巫必达曾一掌推倒一棵大树。
  自从清人入关开始,南田拳掌门人就在连城发起“天川武林大会”,天下武师每年都到连城打一打,亮亮相,能争盟主的争盟主,能发扬宗派的发扬宗派,实在不行过来看看热闹学学功夫也觉得很过瘾。
  那时的连城,客栈百家,酒肆千爿,石门客栈,培田客栈,冠豸山酒肆都是闻名全国的,与龙门客栈齐名。
  但是,南田拳和巫家拳的掌门人或者精英从来没有交手过。
  天川武林大会,当然是所有老百姓所期待的一大人生乐事,人们之所以更为期待南田拳与巫家拳的对决,就是因为这两个世代为仇的门派,在擂台上打起架来比任何门派都更加凶狠,恨不能一招半式就决出高下。那个场景,让人看得目瞪口呆,唏嘘不己。可惜,打了一百多年,南田拳还是南田拳,巫家拳依然是巫家拳,双方谁都没有打败谁。年年都是打平手,越是打平手,老百姓越是不过瘾,内心充满期待,没想到这一待就待了一百多年。有些人临死前对儿孙说,这辈子没啥遗憾的,就是没能看见南田巫家谁胜谁败,死不瞑目呀!
  言归正传。一九O二年的天川武林大会,在杨德文县令的组织下紧锣密鼓地筹备着。老百姓在酒店、理发店、茶馆一坐下来,讲的就是武林方面的人和事,讲得最多的是南田拳武师陈继龙及巫家拳武师吴拔祯。在报名册上,这两个名字虽然排在中间,但在衙门议论最多的,也是这两个武师。有人说,今年肯定见分晓了,因为陈继龙年轻,吴拔祯年纪大。有个重病缠身的老者对儿孙说,用高丽参也好,用冠豸山铁皮石斛也好,一定要下本钱把他的老命吊住,一直吊到二十天川,看见他们两家谁胜谁败了,死而无憾。
  有些外省的武师在年前就进驻连城了,客栈人满为患。到了正月初十,连城大街上马蹭马,人撞人,好不热闹。
  擂台搭在文武庙前的广场上,两边是兵器木架,各种兵器摆满其中。四周旌旗林立,旗上标明各派文字。擂台上左右有对联,上联是:天川盛会千古传承真功夫,下联:带刀侍卫花羚光耀豪门第。各派拳师在擂台上练武热身,相互切磋。老百姓在广场中剥瓜子,吃甘蔗,游手好闲。当陈继龙跃上擂台练练身子骨时,老百姓像看到光绪皇帝似的蜂拥而至,在台下无不顶礼膜拜。陈继龙今年22岁,人虽长得魁伟,相貌却相当英俊。
  人们的另一个偶像吴拔祯此时却在培田老家的院子里习武,他今年39岁,长得虎背熊腰,说不上帅气却也长得相貌堂堂。江湖上多年的历练使他刚健沉稳,心无杂念,专心练武,那三百多斤重的练武石被他的手掌磨得铮亮铮亮的。
  巫家拳比赛团队的原意是过完元宵即从培田启程,护送吴拔祯到石门客栈住下,在擂台上热身两天,即正式进行比赛。没想到正月十三日午时,吴家出了件大事。吴拔祯的五弟上连城买一担菜准备挑回家过元宵节,路过文武庙,看见许多武师在擂台上练武,路旁又有一个算命的李半仙,他就放下菜担,给李半仙一些碎银子,请他算一下吴拔祯能不能比武胜利当上带刀侍卫。算到一半,不知从哪里冒出一群黑衣人,直奔算命摊子来。五弟感觉不对,操起扁担匆匆应战,无奈对方有十余人,五弟四肢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一个黑衣人左一拳右一拳把五弟的两个眼珠子都打出来。等吴拔祯一干人赶到连城已是黄昏,只好把眼睛被打瞎的五弟弄到石门客栈住下,用自制的金线莲田七粉治伤,吴拔祯自己跑去县衙找县令杨德文报案。杨德文安慰吴拔祯说,你好好休息,把比武的事情放在第一位,比出个好成绩来,你五弟的事情,我现在就让捕快去查办。
  第二天,街上却传出巫家拳被南田拳打趴的消息。说这次武林大会没什么悬念了,南田拳胜出是铁板钉钉的事,陈继龙将是为连城争光的五品带刀侍卫。
  巫家拳团队听了这个消息,都十分生气。吴拔祯也认为,弟弟的事肯定是有人故意干扰,想让自己分心。家族里有按耐不住的好事者认定是南田人所为,当天晚上召集二百多巫家拳门徒,到南田拳武馆报仇去。南田拳武馆顿时杀声四起,一片混乱。等到县衙捕快赶到,已有二三十人躺在地板上叫苦不迭。
  吴拔祯和陈继龙被带到县衙讯问。陈继龙对殴打吴拔祯五弟的事情概不承认,吴拔祯则认死理认为除了南田拳,没有人会与吴家过不去。杨德文说,要不是为了天川武林大会,现在就把你们都下到牢里,关上一年半载再说。这件事情本官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你们都先回去做好比武的准备,把这次的天川武林大会比出个新花样来,以后朝庭要用到武术人才,第一个想到的不就是咱们连城?
  吴拔祯指着陈继龙的鼻子说,今天我先放过你,二十天川那天我一定打暴你的头。
  陈继龙淡淡地回一句,男子汉大丈夫,没做就是没做,我陈家人对付你们用不上那么下三滥的作派。
  到正月十九日,五弟的身子骨好了起来,眼睛却永远看不见了。他用语言向吴拔祯描述那帮黑衣人的特征。吴拔祯又把李半仙找到石门客栈来,让他与五弟一起讲述那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李半仙算命的时候口才好得不得了,这下子却前言不搭后语,说不出个究竟来。吴拔祯塞给他五两纹银,问他认不认识那帮人,那帮人是不是南田拳武馆的人?李半仙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认不得,真的认不得,我说的都是实话,不敢骗你们呀。
  正月二十日,就是民间所说的天川日。一大早,文武庙广场挤满了人。有慈禧太后的诏书,汀州知府也不敢怠慢,天一亮就与杨德文一起坐在看台观看武林大会。
  二十只连城彩狮表演完后,由大会主持人向各位武师致欢迎辞,然后杨德文起身宣读朝庭诏书和比武规则,巳时至,汀州知府下令比武开始。由抓阄单号与双号对擂,半个时辰一过,胜出的武师只剩一半,武师们继续抓阄,单号对双号,半个时辰过去,又剩一半。到了最后六个,由抓头阄者任擂主,其他武师按抓阄号顺序上台打擂,赢者继为擂主,接受其他武师挑战,以此类推。头号擂主是上杭武师周绝伦,周绝伦舞得一手双截棍,在江南享有盛名。第一个挑战者是崇山少林武僧觉远,觉远用长棍对决双截棍,双方战了一百二十回合,觉远渐渐支撑不住,被周绝伦一招“蛇头控腰”击中裆部,败下阵来。第二个挑战者正是南田拳的武师陈继龙。陈继龙一上台,台下就轰动起来,狂呼陈继龙必胜。陈继龙未取兵器,赤手空拳对双截棍。刚开始周绝伦的双截棍几次把陈继龙逼到台角,差点把陈继龙打下擂台。不料陈继龙很快摸透周绝伦的套路,瞅准周绝伦转身发棍的空隙,一记双飞掌正中周绝伦的腰眼,周绝伦踉跄几步退到擂台边上,陈继龙顺势一个铲腿,把周绝伦打下擂台。
  台下掌声四起。
  陈继龙作擂主,第一个向他挑战的是山东武师陆长风。报名册上显示,陆武师原是崂山道士,修的是峨眉派武术。此人一上台,即被台下耻笑,因为陆长风长得又矮又瘦,没有练武人的身板。但两只眼睛贼一样的发亮,让人不寒而栗。双方抱拳施礼后开打。峨眉派武功是早期中原三大宗派之一,此拳包含龙、虎、豹、蛇、鹤五大形,揉合道家阴阳太极,辅以密宗心法,功法精华自成一家。陈继龙对峨眉武术了解较深,在与陆长风的较量中,开始并不觉得难以应付,甚至用攀拳和贯阳拳两次击中陆长风的胸部,但后来感觉陆长风的拳掌变化越来越快,越来越难捕捉,心中不免着急起来,心中越是着急,拳脚就越是紊乱,好几次险些被陆长风击倒。台下的千万观众都寂静下来,屏住呼吸,热血倒流。陆长风拳肘并用,丢臀放拳,把陈继龙逼到擂台边上,眼看陆长风只要一拳或起一脚,陈继龙就要翻到台下。说时迟,那时快,陈继龙一个空中鸢跃,左腿起勾,右拳变掌,倒回陆长风身后,左腿勾住陆长风右腿,右掌直逼陆长风后背,左掌撑地右腿一踢,陆长风一下子被甩出十几米,趴在擂台下面。

  台下观众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又是一阵狂叫。
  《连城县志》对这件事的记载只有一句话:壬寅天川武林会,南田拳师陈继龙力战数人,险胜,未时遭不明之徒暗算。
  陈家后代说,继龙的武功已经十分了得,要不是被人暗算,陈继龙是可以战胜吴拔祯成为带刀侍卫的。
  陈继龙与陆长风对决之后已是午时。杨德文县令宣布比赛暂停一个时辰,待申时再战。老百姓各自散开到酒肆吃午饭。武师们暂时回客栈休息。杨德文与知府未回县衙,由文武庙住持安排午餐和茶水。未时才过一点,捕快神色慌张来报,陈继龙在冠豸山酒肆遭不明之徒暗算,左臂被暗箭所伤。杨德文大骂捕快们饭桶,吴拔祯五弟被打瞎眼睛的案子尚无头绪,一个前途似锦的拳师居然遭人暗算,这叫本官情何以堪?
  捕快们表示会竭尽全力,三天内破案。
  陈继龙受了伤,谁来做擂主?这是杨德文当下面临的难题,再来重新选拔是不可能的,任意点拔一个人也是不可行的,杨德文遂向知府大人请教。
  知府大人说,接下来只剩下巫家拳吴拔祯和武当山永鹤道长未挑战,是否就从他们俩中选拔一个?陈继龙擂主奖金照付?
  杨德文说,陈继龙与吴拔祯对决是老百姓一百多年来的夙愿,不敢贸然大意,再说,陈继龙是否同意退出擂主身份?如果同意退出按理陆长风就是擂主,应该与最后两名拳师过招,如果不同意退出,那就按原定规则继续让吴拔祯和永鹤挑战。
  知府大人面露难色说,那我们去问问陈继龙,顺便以官家身份安慰一下?
  杨德文陪着知府来到冠豸山酒肆。陈继龙的房间挤满了当地老百姓、武林朋友和捕快。陈继龙躺在床上向杨德文讲述事情的经过。他比赛完回到客栈,大家都在吃饭,他先回到浴室洗澡,洗到一半,便有十多个黑衣蒙面人闯进浴室,见到陈继龙就乱刺乱砍,陈继龙用湿毛巾奋力还击,把不明之徒打出门去。不料因地板湿滑,眼看一脚踩空,只好借左手之力撑在木墙上空翻落地,就这瞬间,对方使出三枚暗箭,陈继龙避开两箭,第三箭击中了左臂,其他人闻声而来,歹徒才翻过围墙从后山逃离。
  伤势严重吗?知府大人关切地问。
  陈继龙说,暗箭有毒,现在正用冠豸散毒丸治疗。
  你还能当擂主吗?杨德文直奔主题。
  陈继龙的师傅黄鹤年连忙摆手说,不行,他要是再运气用功,毒性就会加重,这左手就没办法保全了。
  选拔带刀侍卫是慈禧太后下的诏,任务可不能不完成,而且不可有欺君之嫌。杨德文有点着急了。
  陈继龙说,派人去请吴拔祯过来,我想和他商议商议,这伙黑衣人很可能正是谋害他五弟的歹徒,这样刚好可证明我们南田拳的清白。
  杨德文一面吩咐手下去请吴拔祯,一面要求捕快到各个客栈查找身份不明者。
  陈继龙决定退出擂主身份,由陆长风担任擂主,接受吴拔祯和永鹤道长的挑战。申时,武林大会比武继续进行。
  陆长风败中转胜,成为擂主,十分激动,扬言若能战胜敌手成为带刀侍卫,把五千两赏银全部捐给文武庙。
  吴拔祯和陈继龙在客栈沟通了半个时辰后,一同赶往文武庙比武现场,两大武林巨星的出现,让老百姓欢呼激动不己。杨德文向老百姓讲明陈继龙退出擂主的原因,并按新的计划继续。老百姓不同意,纷纷要求陈继龙与吴拔祯上台对擂,谁胜谁负无关紧要,关键是要给等了多年的武迷有个交代。
  杨德文没有办法,眼瞪瞪地看着陈继龙和吴拔祯,让他们自己拿主意。陈继龙与吴拔祯耳语一阵,便双双跃至擂台,拱手作揖,并对老百姓说,南田拳与巫家拳已放弃前嫌,现结为万世之交,现在两人比武过招只是为让老百姓开开眼界,并无胜败之说。
  于是,两人在擂台上打斗了一阵,尽管是表演性质,台下观众依然唏嘘不已,大声叫好。
  申时至,两人跳下擂台。陆长风上台,接受武当永鹤道长的挑战。
  峨眉对武当,两家死光光。说的就是峨眉武术与武当绝技旗鼓相当,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擂台上,陆长风狠招迭出,永鹤道长沉稳化招,双方整整战了一个时辰,永鹤道长年过四十,战了一个时辰,体力渐渐不支,为保人身安全及武当门面,他跳出擂台,向陆长风行一个拳礼,表示愿意服输,这是符合比赛规则的。
  接下来,就是吴拔祯挑战陆长风。观众大多是连城本地人,本地人都希望吴拔祯战胜陆长风做成擂主当上带刀侍卫。吴拔祯上了擂台,台下观众大喊大叫,为吴拔祯造势助威。
  正月二十天川日,虽有暖阳,却北风嗖嗖。吴拔祯着一身短便武师行装,行过礼后即飞起一阵连环腿扫向陆长风。陆长风摆开架式手脚并用,双方很快进入激战状态。
  捕快来到杨德文身前禀报,石门湖一樵夫在茅草丛中解手,无意中看见几个黑衣人在湖边用剑刺鱼,其中一人用剑削去鱼鳞后,直接把鱼生吞活剥。这群黑衣人刺了几十根鱼,就往石门洞方向去了。
  倭寇!知府大人惊道,居然有倭寇潜伏在此,他们到底是何居心?
  杨德文吩咐捕快带上连城各武馆的后生百十号人,去石门洞搜查。陈继龙师傅黄鹤年与弟子们一同赶往石门洞。
  陆长风的武功确实过硬,几番内拳差点把吴拔祯打下擂台。再加上吴拔祯上了年纪,体力眼看就支撑不住。陈继龙在台下便大声喊,九神合力掌!
  只见吴拔祯腰身后仰,两手撑地,左右两腿交叉旋运绞住陆长风的右掌,借势双手一撑,人从地上腾起,随即在空中连翻两身,把陆长风右掌旋断,落下地时,再飞起一个明尖腿,把迷迷糊糊的陆长风踢出五六丈远,趴在兵器架下。
  老百姓掌声不断,一片欢呼。
  陆长风被陈继龙扶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尘,却突然从架子上拔出一刀刺向陈继龙,陈继龙摇身躲过,便与陆长风打斗起来,群众自动退成一圈。吴拔祯从擂台上飞身一跃,跳入人圈之中,与陈继龙联手对付陆长风。南田巫家两大武林巨星出手,陆长风不敌,一刀刺向自己的肚子。全场大惊失色,连知府和杨德文也看了个目瞪口呆。
  吴拔祯和陈继龙走到知府和县令跟前,说,他们中午在客栈见面,吴拔祯看了陈继龙的暗箭和伤口,一眼辨出这是东洋武艺,再联想五弟被伤事件,料定是东洋倭寇在搞鬼,伤其五弟是误把五弟当成吴拔祯,暗杀陈继龙是为了取消其擂主身份,究此看来,凶手一定与武林大会有关,一定是某个想争夺擂主当上带刀侍卫的武师,而这武师,不是陆长风便是永鹤道长,从比赛情况看,永鹤道长尚未比完就甘拜下风,而陆长风求胜心情十分迫切,用招阴险,出拳狠毒,凶手十有八九是陆长风。
  这东洋人为什么要掺和到我们的武林大会来呢?杨德文还是有些疑惑。
  吴拔祯道,这一点我们也还不知道,还要继续侦查。
  知府大人说,要我说的话,这里面非同小可,一定有惊天阴谋,杨县令呀杨县令,倭寇陆长风己死,你恐怕是要立功升官了呀。
  时至黄昏,去石门洞搜查的捕快们和武师们也回来了,带回一个黑衣人和二十多具尸体。
  捕快禀报道,他们进入石门洞,果然看见一地板的鱼骨头,里面的黑衣人共有二十多个,见到洞外来人,十分惊慌。有个东洋人说了一句话,便一齐向洞口反扑过来,因为洞口太小,捕快和武师们不能一齐冲进去,只有先前进去的黄鹤年几个人与倭寇们厮杀,直到把倭寇逼入洞里面,外面的武师才涌进洞内,三四个人对付一个倭寇,倭寇根本不是对手,但大部份倭寇战至最后都是自杀身亡。好在黄鹤年老师傅交代一定要留住活口,并上前抱住一个倭寇的后腰,不料却被这倭寇用匕首刺中腰部,趁这空档大家才把这倭寇的兵器打飞,捉到一个活的。
  平时温文尔雅的杨县令变得十分凶狠,当晚就动用五六种酷刑对付寇贼,弄得寇贼死又死不了,活着又十分难受,最后不得不招供,他们是受东洋黑斧帮的雇佣派遣,假造清朝山东武师身份参加天川武林大会,暗杀武功高强的陈继龙和吴拔祯,以确保陆长风当上带刀侍卫,陆长风一旦到了朝庭,就伺机暗杀光绪皇帝。
  你看你看,我就说嘛,这里面一定是有惊天大阴谋的,知府对杨德文说。
  杨德文吓得全身发抖说,龟孙子,要不是陈继龙和吴拔祯识破倭寇的阴谋,灭了倭寇的诡计,我这条老命可就算是交代了。
  杨德文连夜起草奏报,用六百里加急送往京城。半月后,朝庭下旨,吴拔祯在武林大会赢得擂主,剿灭倭寇有功,提任四品带刀御前侍卫;陈继龙心机灵敏,剿寇有功,赏银一万两,赐恩荣牌坊一座;汀州知府和连城县令指挥得当,剿寇有功,官升一级。
  听说这段历史很多地方都有记载。几个东洋鬼子一搞鬼,反而让吴拔祯和陈继龙化敌为友,南田巫家成为世交。
  如果不是东洋鬼子闹事,那带刀侍卫就是陈继龙。只不过他被倭寇的暗箭所伤,后来为打倒陆长风又使了一半的功力,造成左臂瘫痪,以后只在武馆里传艺,再没参加武林大会。
  “九神合力掌”成了连城功夫的绝招。
  那么为什么南田和巫家两个流派都有这一盖世之术呢?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原来,陈继龙受伤后在冠豸山酒肆与吴拔祯见面商议时,就料定陆长风是凶手,因与陆长风交过手,担心吴拔祯年岁较大有所不敌,为防万一就把“九神合力掌”传给了吴拔祯,最后也是用这一招打败陆长风的。
  但是,南田拳和巫家拳自从这次武林大会后都没有用过“九神合力掌”这一绝招,情况可能是这样的,两个宗派共同拥有同一绝招,在武林中是不可思议的,是会出大麻烦的,这一点陈继龙和吴拔祯更清楚,为了不让子孙后代争得你死我活,双方就此约定,不再宣传,也不再传授“九神合力掌”,所以到了现在,我们都只是听说,却谁也说不清道不明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招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责任编辑:PENGLIJIE | 返回首页   复制网址
  客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网”的内容,版权均属客家网所有,有关媒体转载使用请注明来源“客家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传播客家文化,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网 电邮:bj@hakka.com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网友推荐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中国官场人员规模庞大,竞争激烈,即使是表现良好,每5年一次的换届选举都不错过而逐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人的家常美食

上线不到一年,梅州本土美食视频“我是马小坏”在西瓜视频的粉丝已激增至89.1万,跻身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驼衰人(丢人,丢脸);叼囊径(生气的意思);密柴头(骂人没用废物!)。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