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LOGO
搜索

增城正果旧刘屋古村-广府和客家相融合的典范

专题 | 2017-11-22 16:10| 查看: 9552| 评论: 0| 原作者: 广州增城古村
摘要: 正果镇位于广州市增城区的东北方。正果镇的岳村,历史上叫钟岳村,现在叫张岳村。而我们要讨论的其实是旧刘屋社,它现在是岳村村委会治下的一个自然村,村民400多人全姓刘,但为行文的前后一致,下文仍以岳村称之。 ...


  正果镇位于广州市增城区的东北方。正果镇的岳村,历史上叫钟岳村,现在叫张岳村。而我们要讨论的其实是旧刘屋社,它现在是岳村村委会治下的一个自然村,村民400多人全姓刘,但为行文的前后一致,下文仍以岳村称之。是个本地与客家的杂居村:一部分是本地刘,一部分是客家刘,人口几乎各占一半。岳村旧刘屋社交通便利,距广河高速出入口仅10分钟车程。


岳村区定位图


岳村周边农田


旧屋整体风貌保持较好

  一、岳村(旧刘村)的建村


  据村里老人介绍,本地刘姓先到此地开居,客家刘姓属于后来,客家刘是本地刘请来的,时间在清咸丰年间。两位老人讲:“最先来的本地刘姓先祖是从麻车(增城区石滩镇)来的,这里的地皮和山都是本地刘姓的,但先祖当时没什么钱,到这里打长工,搭了茅寮居住。咸丰四年发大水,房子被洪水浸塌,生活困难,就请了正果灯芯冚的刘姓兄弟来建村场。他们有钱,到这里建房,房建好后,给了我们一半房。以后,本地刘姓都是给客家刘姓打工的”。


  据增城博物馆提供的资料记载,本地刘到岳村的时间是明万历年间。对于发大水的时间,(宣统)《增城县志》,“卷3·祥异”有载:“咸丰二年大水,西山堤决”。两位老人可能是把时间记差了,多说了两年。而客家的《刘氏族谱》纪录了两个刘氏共同建村的时间在咸丰二年,与县志中发大水的时间一致,下文还会谈及。
  二、岳村的本地刘氏
  新编《增城县志》“卷3·人口”所附“增城县部分村庄开居简况”中,对本地刘的记载为:刘庭清是本地刘入麻车的一世祖,他于南宋开庆元年(1259)由增城西南方的永和镇洪园头移居石滩镇的麻车。他的后人在麻车发展得不错,(宣统)《增城县志》的“选举”、“人物”中纪录了不少麻车刘后裔的事迹,岳村的开基祖就是这支刘氏的后代。
 三、客家刘与刘华芳


  1、客家刘的入村
  客家刘进入岳村的时间、迁出地、开基祖姓名等,在新编《增城县志》“卷3·人口”附“增城县部分村庄开居简况”中是有纪录的,情况与村里老人讲的情况大致相同:“分居始祖:刘华都;开居地点:正果镇岳村;开居朝代:清咸丰(1852);何地迁入:正果灯心冚 ”。1852年,正是咸丰二年,开基祖为刘华都。同一材料还纪录了这支客家刘的入增始祖是刘闰章,他在清乾隆四十二年(1777)从博罗县迁进正果灯芯冚。从时间上看,刘闰章也是复界后在政府的招垦政策下来进到增城的客家人。岳村客家《刘氏族谱》曰:“润章公自博邑来增开居,于金牛都马料约,土名灯芯冚立业。”族谱中的名字“润章”与县志中的“闰章”写法不同,应以族谱为准。
  族谱所记迁进岳村的人员比新编《增城县志》的记载多了一人:族谱记载的是刘润章之后的第三代刘华芳,“咸丰二年曾与再从兄华都开基于枚都钟岳约,土名岳村”。也就是说,客家刘氏进入岳村的先祖除新编《增城县志》中提到的刘华都外,还有刘华芳,他们之间是“再从兄弟”关系,而且以后在村里影响较大的也是刘华芳这一房系。
  2、刘华芳其人
  刘卓汉与周卫群老人说客家刘有钱,本地刘贫穷,因此本地刘都给客家刘打工,这种情况应是事实。族谱载刘华芳“讳荣光,字华芳,号瑞堂……蒙天庇佑,家道丰盈……广置田园,诚求风水,睦族和乡,矜孤恤寡,敬老怜贫,隆师重道……”,可知刘华芳资产殷实。刘华芳不仅有钱,而且有势。他的孙子刘璇燊是个有才干的官人,据(宣统)《增城县志》卷16“选举”载;“刘璇燊,钟岳村人,廪贡生。拣选知县陛见,验放广西试用,历阳朔、灌阳等县知县,养利州(在广西)知州,有吏才,所至卓著循声”。 刘华芳和儿子刘梅修均因刘璇燊的关系而有加封,县志载:“刘荣光(即刘华芳),以孙璇燊叠赠知县加级晋赠奉政大夫”;“刘梅修,邑武生,加都司衔,以子璇燊叠封知县,加级晋封奉政大夫,累封资政大夫”。刘华芳因刘璇燊而受“加级晋赠奉政大夫”之事,应是咸丰八年(1858)前的事情,因为由他出资兴建的“大夫第”完成于咸丰八年。


  四、客家刘与本地刘的族群互动
  1、客家刘在村中的地位
  客家刘在村内是强势族群,本地刘则都是为客家刘打工的。岳村的客家人与本地人在经济、政治等层面上形成巨大反差的情况,在增城地区的土客杂居村中,是较为少见的例子。
  2、族群互动中的刘华芳
  在岳村,客家刘与本地刘两族群间,引导方向的或者说制定“治村方略”的是客家刘。建村后,“不仅有钱,而且有势”的刘华芳,自应是村里“一言九鼎”的人物。(宣统)《增城县志》卷22《人物五·隐德》中有专门为他作的传记,刘华芳在乡邑间享有的声望就可见一斑,客家《刘氏族谱》中对他同样称赞有加。传记把他归在“隐德”一类,属于做好事、善事却不张扬的有德之人。传记对他的评价是“孝而敏”、“读书明大义”、“尚义侠,疏财贿”,记述他“家有田产数千亩,赁耕者随年丰欠增损租值,不稍强索。临终,举积年债券悉焚之,弃债至二万余金。”其实,这段简洁的文字就道出了刘华芳的治村方略——“睦邻”:村里所谓“赁耕者”,都是本地刘。刘华芳对他们收取租金由年成的好坏来决定上浮或下调,这就是“明大义”,用今天的话来说,这种行为符合“人性化”的要求。70岁临终前,他把多达“二万余金”的债券付之一炬,可谓是“疏财贿”的义举。族谱里褒奖他“睦族和乡,矜孤恤寡……”,这都应是对刘华芳各种义举的总括之词,至今村人还在讲述他在建村初始的分房之事。刘卓汉与周卫群老人说,当年客家刘姓出钱盖好房子(即咸丰八年),建成了坐北面南的“大夫第”(这是一座较典型的居祠合一的客家围龙屋:前有月池、禾坪,三进,以三堂为中线,左右两旁各有两排横屋,整座建筑后是一弧形围龙,这种形制属粤东北客家民居围龙屋的典型模式),双方抽签决定谁占中线的哪一边。结果,本地抽中左边,客家抽中右边,这样的居住格局维持到现在。另外,特别值得我们关注的,是两个刘氏共用“大夫第”中轴线上的祠堂,而且两个刘氏供奉的是同一块“彭城刘氏堂上历代始高曾祖考妣尊神位”牌!这与高车村的赵氏有别:本地赵与客家赵虽共居高车,但仍各有祠堂。刘华芳并不依仗财势坐地为大,反而从经济活动到精神信仰上无不尊重本地族群,这就是他的“明大义”。 我们可以想像到,在刘华芳一系列“尚义侠”的举动感召下,村中两族群间要达成和谐社会,实现“睦族和乡”自不会有任何困难。
  3、客家刘在本地的发展
  刘华芳们进入岳村的时间是咸丰二年(1852),他们在咸丰八年(1858)修盖起“大夫第”。以后的光绪八年(1882),他们又在“大夫第”旁边建造起可供两个刘氏的子弟读书的私塾“瑞堂家塾”,是以刘华芳的号“瑞堂”命名。 从建造年代上推算,“瑞堂家塾”应是刘华芳的孙子刘璇燊督建的。


  五、村内部分区域尚待维护
  经受岁月长河的洗礼遗存下来的岳村古建筑,是岳村先祖留给族人的珍宝,也是留给世人的一份美丽的礼物。从增城古村之友志愿者近日走访岳村来看,岳村古建筑总体保存良好。但更为有力有效的保护仍然是必要的,我们也发现了部分民居因长久无人居住而呈现破败的景象,这不由得不让人担忧,我们也渴望各界人士协力保护好这块瑰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责任编辑:周旋 | 返回首页   复制网址
  客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网”的内容,版权均属客家网所有,有关媒体转载使用请注明来源“客家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传播客家文化,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网 电邮:bj@hakka.com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网友推荐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中国官场人员规模庞大,竞争激烈,即使是表现良好,每5年一次的换届选举都不错过而逐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人的家常美食

上线不到一年,梅州本土美食视频“我是马小坏”在西瓜视频的粉丝已激增至89.1万,跻身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驼衰人(丢人,丢脸);叼囊径(生气的意思);密柴头(骂人没用废物!)。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