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LOGO
搜索

人物丨梅县籍现代诗人林英强

学者 | 2018-7-31 09:33| 查看: 13212| 评论: 2| 原作者: 掌上梅州
摘要: 林英强,广东梅县杨桃墩(今梅州市梅江区金山街道)人,是二十世纪30年代较为活跃的诗人。其诗歌创作是从追随李金发象征主义诗风开始的;民族危难之际,他创作了大量的抗战散文诗。他与多位诗人如戴望舒、施蛰存、郁 ...

林英强著作《马婆土著民俗研究》 (东南亚研究丛刊之一)
  林英强,广东梅县杨桃墩(今梅州市梅江区金山街道)人,是二十世纪30年代较为活跃的诗人。其诗歌创作是从追随李金发象征主义诗风开始的;民族危难之际,他创作了大量的抗战散文诗。他与多位诗人如戴望舒、施蛰存、郁达夫等均有交往。
  目前所见文献较多论及林英强的诗文,甚少涉及生平,本文尝试对一些史实加以挖掘钩沉,初步梳理林英强生平创作。
  林英强究竟出生于何时
  关于林英强的生平,杨宏海的《侯汝华与“七星灯”文学社》称:“林英强,梅县人,1909年出生,东山中学读书时开始发表作品,毕业后考取北京某大学中文系。”该文引自当年梅县“七星灯”文学社成员黄伟强《记林英强》所透露“英强兄在中学读书时,对文学便发生兴趣,已经开始在报章发表作品了。等他从北京深造回来之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于是便和一般(帮)爱好文艺的友人们,组织了一个文艺团体,名叫七星灯社。”黄伟强是林氏的同乡挚友,其说法有相当的可信度。但是,犁青编《香港新诗发展史》、陈智德编《香港文学大系(1921-1949)·新诗卷》均记载“林英强(1913-1975),1932年间就读于广州中山大学”。香港新文学的亲历者、学者李育中曾在《我与香港——说说三十年代一些情况》提到,1933年香港《红豆》创办人梁之盘在广州中山大学旁听,结识了就读于中山大学的李心若、陈江帆、林英强等诗人。
  从上述资料,我们发现了两个疑点:(一)林英强的出生时间是1909年,还是1913年?著名现代诗人吴奔星之子吴心海在近作《林英强、李心若:<小雅>上的两个女诗人?》中也提到:“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诗坛,林英强和长其三岁的侯汝华确实密不可分。”侯汝华是1910年生,由此也可推出林氏生于1913年,与香港新诗史料记载相符。(二)林英强就读于北京某大学,还是中山大学?黄伟强所说的“北京深造”,显然不够具体确切,更没有提到“中文系”,目前所见资料未发现林英强到过北京的记载,是否有记忆之误?笔者查阅了马来西亚学者马崙《新马文坛人物扫描》《新马华文作家群像》等相关史料,对此也无明确表述,有待日后进一步考证。
  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在梅县时,林英强和侯汝华、廖宗灏、刘果因、杨青萍、陈廉观、黄伟强等友人创办了“七星灯”文学社,并在《梅县民国日报》副刊 “七星灯”发表了不少新诗、散文、小说等文艺作品,在社会上产生了较大影响。其时,林英强还在《梅县日日新闻》担任副刊编辑。1939年移居南洋,1975年12月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病逝。
  被视为“香港诗人”的象征派诗人
  林英强的诗歌创作,可以说是从追随李金发象征主义诗风开始的。1933年6月,李金发为林英强诗集《凄凉之街》作序,极力推崇林氏诗歌,这样写道:“诗之需要image,犹人身之需要血液……林君的诗,似乎深知此道,有时且变本加厉,如创造出一些人所不常见的或康熙字典中的古字在诗中,使人增加无形的神秘的概念。”对此,笔者拙作《李金发与两位同乡诗人》(见7月14日本版)有较翔实的论述,在此不复赘述。更为难能可贵的是,李文还记叙了对林英强的印象:
  “在去年回乡的时候,认识他一个矮小如中学生,手中不离一枝史的克,加上一架克罗克仿造的眼镜,谈吐很规矩的,才知道这又是一个少年作家的外表。”
  林英强与李金发、陈江帆、侯汝华、杜埃、楼栖、黄药眠等客籍现代诗人一样,与香港文坛交往密切,在香港文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所以,林英强也被列为“香港诗人”。林英强曾在香港居住和创作,也在香港《缤纷集》《今日诗歌》《时代风景》《红豆》《南华日报》《大众日报》等发表了不少新诗和散文。如:1933年创刊的《红豆》,被称为“香港文学期刊中最具文学色彩和学术氛围的一份刊物”,其最值得关注的《诗专号》发表侯汝华、李心若、路易士、林英强、陈江帆等诗人的20多首诗作;1934年9月创刊的《今日诗歌》是香港最早的诗歌刊物之一,只出一期,始创号发表了林英强的《无名的歌篇》和李育中、戴隐郎、侯汝华、刘火子等12人的诗作;1935年1月《时代风景》初创号发表了林英强的《侠士咏》。此外,林英强诗集《蝙蝠屋》《凄凉之街》《骢马驱》等,在香港新诗史上有不可磨灭的影响。
  吴心海也披露,1939年1月11日至2月10日间,林英强在香港九龙写了《旅途日记》,其一记载:
“丙辰,赴路易士之约往访戴望舒,戴氏正勤于翻译,见路与余至,起座相迎,握手为礼。戴为人轩豁爽朗……其夫人即穆时英之妹,亦在座,举止雅正。戴氏除询东方诗作家协会会况外,殷殷垂问侯汝华身后,据告徐迟陈江帆等得诗人死耗,均曾为文在星岛日报致悼。施蛰存先生意欲为其写一评传,后以匆匆入滇,就昆明大学教职,未知如何,特嘱余将其生平及作品详加介绍,余乃以正在撰述告,对其遗诗,戴意谓不可不刊,只候将来设法,路亦颇以为然。”
  林英强的这篇日记,涉及到与戴望舒、施蛰存、侯汝华、徐迟、路易士等诗人的交往,其内容十分丰富,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往事,是一段十分珍贵的新诗史料,值得我们再作深入研究。
  对抗战散文诗的大胆探索
  在民族危难时刻,林英强积极投身抗战宣传工作。“七七”事变后,林英强曾出任《阵中日报》随军记者,写了很多前线战士奋起抗日的报道,后回广州担任《星期报》总编辑。更重要的是,林英强也创作了大量的抗战散文诗。1940年结集为《麦地谣》,在上海文艺新潮社出版。其中,《射击手歌》《卢龙塞上》《苗徭之歌》反映出全面抗战的呐喊,歌颂少数民族为祖国战斗的壮烈情怀,开拓了散文诗的新题材,是不可多得的优秀作品。
  1938年1月,林英强、侯汝华在广州创办了以刊登抗战题材诗歌为主的《东方诗报》,李金发、刘白羽、李心若、罗清桢等也曾在该报发表作品。1938年8月侯汝华逝世后,《东方诗报》出版第二期而宣告停刊,其中侯氏《论林英强的散文诗》这样写道:
“林英强写诗该有七、八年以上的历史了吧。从《广州民国日报》的副刊‘荔枝’上,我知道他早年便对于诗产生了嗜好,至少当时是可以和他的绘画的嗜好并行,而不分轩轾;而一直到近年来,在《新诗》《诗志》《小雅》《诗林》《诗歌月报》《诗之叶》《每日诗歌》等刊上还不断的可以读到他的诗篇,由此可以知道他对于诗的愚忠。想起许多诗人都写了不久便搁笔的事实,对于他,我不禁的肃然起敬了。”
  在南洋与郁达夫的交往
  1939年,林英强移居南洋,在《马华日报》担任国际新闻编辑兼副刊主编、社论委员。自1949年开始,担任马来西亚《中国报》副刊主编,当了26年编辑,编过“文戈”“展望”等文艺副刊,也兼任该报资料室主任,培植了不少文学青年。1971年,担任“南方丛书”总编辑兼发行人。战后,林英强比较少写诗,潜心研究南洋民俗和文化艺术,著有《马来亚新志》《东南亚风土与艺术》《马婆土著民俗研究》《在南方的天下》《东南亚华人社会》等。
  在南洋期间,林英强与著名现代文学家、革命烈士郁达夫交往密切。郁达夫1938年到南洋后,积极投身抗日救亡斗争,热情参与马华文学运动,主编《星洲日报》《星洲晚报》《槟城日报》等报副刊,发起组织南洋学会,并担任星洲文化界抗日联合会主席。为此,郁达夫与同在新马报界任职的林英强有了较多往来。1939年11月,林英强写信给正在国内主编《阵中日报》的碧野(大埔人,现代作家、散文家),信中提到:郁达夫应武汉合唱团之请,偕夫人到吉隆主持《原野》(曹禺创作话剧)公演开幕礼。会见时,受碧野之托,林英强转交给郁达夫的约稿信,请他为《阵中日报》撰稿,郁慨然应诺。
  郁达夫自书一篇《青岛杂事诗》送给林英强:“一将功成万马喑,是谁纵敌教南侵。诸君珍重春秋笔,记取遗民井底心。”落款为:“英强兄正,郁达夫(印)。” 1974年8月,林英强出版生前最后一部著作《郁达夫先生及其作品》,评价了郁氏生平传略、文学成就以及抗战救亡的贡献,并收录了郁氏的部分作品和一生著作详目,对研究郁氏的生平著作有可贵参考价值。同时,林英强将郁氏题赠的诗作印在封面上,作为友谊的永久纪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责任编辑:叶子 | 返回首页   复制网址
  客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网”的内容,版权均属客家网所有,有关媒体转载使用请注明来源“客家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传播客家文化,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网 电邮:bj@hakka.com
最新评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SweetieZoe 2019-11-12 22:43
笔者, 我想请问一下, 有什么联系方法可以寻找还在梅县的亲人?
引用 SweetieZoe 2019-11-11 21:50
感谢笔者对我爷爷详细的报道, 今天是第1次来梅州市梅县区,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亲人还在这里?无意中看到了您的文章, 真心感到温暖, 至少还有人记得我爷爷, 感恩

查看全部评论(2)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网友推荐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中国官场人员规模庞大,竞争激烈,即使是表现良好,每5年一次的换届选举都不错过而逐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人的家常美食

上线不到一年,梅州本土美食视频“我是马小坏”在西瓜视频的粉丝已激增至89.1万,跻身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驼衰人(丢人,丢脸);叼囊径(生气的意思);密柴头(骂人没用废物!)。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