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LOGO
搜索

陈的明:一心在音乐创作中,守护客家文化“根”与“魂”

艺人 | 2020-9-4 16:36| 查看: 1548| 评论: 0| 原作者: 南方日报 魏丽文
摘要: 上客家网,了解更多新闻资讯!

图为陈的明正在创作以林风眠为题材的歌剧音乐。受访者供图

  2019年5月,一部以革命烈士罗屏汉、张瑾瑜夫妇为原型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电影《生死坚守》在梅州开拍,消息传遍梅州的大街小巷。

  除了取材于兴宁革命英烈、拍摄于兴宁等地外,电影中极具客家山歌元素的歌曲《杜鹃花正红》也出自兴宁人陈的明之手。

  陈的明是中国文艺志愿者,梅州市戏剧研究工作室专职作曲,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知名青年作曲家,到目前为止创作各类音乐作品500多件。

  他曾荣获广东省优秀音乐家、广东省优秀音乐人和流行音乐30年音乐人成就奖称号,出版《老屋家》《宁水情长》等多张专辑;是电影《月光恋》《十三根金条》《生死坚守》和山歌剧《春闹》《白鹭村气象》的作曲者。


耳濡目染 自小痴迷音乐

   “缥缈孤鸿无所依,倚风而眠对朝夕……”伴随着琴声,端坐在钢琴前的陈的明不自觉哼唱了起来。记者与陈的明第一次见面时,他正全身心投入以林风眠为题材的歌剧音乐创作中。

  陈的明1973年出生于兴宁市永和镇崇新村。从小,陈的明就表现出了对音乐的喜爱与天赋,“他小时候很调皮,但是只要听到收音机里的歌声就很安静。”陈的明的母亲说,儿子打小便爱听收音机里传出的客家山歌。

  崇新村地处偏僻山区,村民生活较为单调,彼时村里有几名能吹会唱的音乐爱好者。每当夜幕降临,一天的劳作过后,他们便会聚集在屋前的禾坪前,吹响竹笛、哼唱客家山歌。在他们的周围常常坐着一群欣赏者,陈的明就是其中一名忠实的听众。

  在家里,陈的明的母亲也总在茶余饭后唱起《洪湖赤卫队》《白毛女》等歌剧里的歌曲。直至现在,他还能哼出这些曲调。

  在这种环境的熏陶下,听音乐已经不能满足陈的明,他想学音乐。但受当时条件限制,家里没有乐器怎么办?陈的明自有办法。没有笛子,他就从山上砍来竹子,又借来笛子参照着自己动手做;没有小提琴,他就跑到同学家看别人学,自己也跟着学。

  读初中时,在老师的引导下,陈的明相继接触了二胡、风琴、口琴等乐器。“那时候我们语文老师是文艺青年,在学校成立了小乐队,我是其中一员,负责吹笛子。”陈的明回忆,乐队的成员一下课便围坐在老师房间,演奏《过江龙》《磨豆腐》等客家民间音乐。

  小小的乐队很快风生水起,并承包了学校文艺晚会的伴奏。几千人的学校,会音乐的没几个,让陈的明成就感十足,音乐种子自此在心中萌芽。

  陈的明一门心思学音乐,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当时他承担着家里放牛的重任,一放学就赶紧把牛牵到草地,自己跑到不远处吹笛子。日落西山,准备回家时,陈的明才发现大事不妙:自家牛糟蹋了别人家的庄稼。因为这事,陈的明挨了父亲不少板子。


谦卑好学 作品超500件

  1988年,陈的明进入宁江艺术学校,开始系统学习音乐理论。毕业后,成绩优异的他留校当起了老师。期间,陈的明第一次尝试作曲,“当时写好了拿给兴宁文化馆刘毅老师帮忙修改,正是他打开了我的创作思路,引导我走上作曲之路。”这首被命名为《妈妈》的作品随后发表在《宁江文艺》杂志上,让原本带着玩票心理的陈的明深受鼓舞,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创作之路。

  身处改革开放大潮之中,陈的明身边不少同学都奔向珠三角“淘金”,心里按捺不住的陈的明也想在深圳闯出一片天地。

  然而,陈的明发现自己想象得过于美好,“当时每个娱乐场所都有乐队,而我根本没接触过电子琴合成器。”陈的明说,靠着之前学过风琴,他厚着脸皮去应聘键盘手。

  尴尬的是,面试时,他找不到电子琴合成器的电源开关;上台表演时,也时常因为演奏不出听众想听的音乐,而被人扔东西。陈的明被辞退了一次又一次,但他身上有一股儿韧劲:不熟悉电子琴合成器,他便每天下班仔细琢磨;演奏不出流行音乐,他就一遍遍练,直至能够信手拈来。

  在这个过程中,陈的明接触了大量欧美、港台等音乐,为他之后对客家传统音乐的创新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95年,陈的明回到兴宁文化馆工作,接触到丰富的客家山歌和民间音乐。4年后,陈的明创作出摇滚客家歌曲《真心小妹莫错过》,一曲成名。“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中央四台播放音乐,刘欢的歌播了之后就是我的歌了。”说起这事,陈的明嘴角扬起。同年,该曲获得广东省群众音乐作品评选一等奖。

  业内人士评价,陈的明的作品风格独特,非常有味道,有诙谐幽默的客家风情歌曲,还有摇滚、创新山歌……

  风格独特的作品背后,是他谦卑好学的姿态。每逢参加研讨会或活动,陈的明总会想方设法要到音乐前辈的联系方式,遇到不懂的问题虚心请教,长途电话经常一打就是一两个小时。
陈的明的好学打动了众多音乐大家,民族音乐学家冯光钰教授、时白林教授(电影《天仙配》的作曲者)、沙汉昆教授(小提琴独奏曲《牧歌》的作曲者)、台湾教父级音乐制作人左宏元都非常愿意指导他,这对陈的明的创作产生了深远影响。

  自身天赋加上后天的努力,让陈的明的音乐创作之路一路高歌猛进。无论是电影配乐还是单曲,都得到了导演和专家的肯定。目前,他的各类作品已多达500多首,许多歌曲在客家地区广泛传唱,受到群众的认同。

  甚至有新加坡华侨听了陈的明作曲的《阿公对我讲》大为感动,特地当面赞扬道:“陈老师,你的作品唱到我心坎上了。”


放弃高薪回乡 传承发展客家音乐

  陈的明认为,一首歌曲最重要的是共性和个性并存,个性让人记住,共性易于传播。而在构筑个性的过程中,陈的明的秘诀就是客家元素。

  在创作《生死坚守》主题曲《杜鹃花正红》时,陈的明采用传统石马山歌《新绣荷包两面红》这一小调情歌的音乐元素进行编曲,在乐句上大小调交替,既有小调的柔美,又有大调的阳刚,充分体现了烈士的血性与柔情,使听众充分感受到客家音乐的韵律之美。

  陈的明把自己比作农民,他说,农民就要有自己的耕地,地里长出的庄稼就是作品,而梅州就是客家音乐创作最肥沃的土地。

  2017年,陈的明放弃东莞的高薪工作,毅然回到梅州从事客家山歌剧的音乐创作。对于这个决定,家人并不理解:好好的工作怎么说放弃就放弃了?

  陈的明很清楚,自己此次回乡不仅是要汲取客家音乐的精髓,更为重要的是,“梅州有一群默默坚守客家文化的山歌剧人,他们不在乎功名利禄,只为守住客家文化的‘根’与‘魂’,我被他们深深打动。”陈的明说,作为客家人,自己有责任和义务与他们一道传承与发展客家传统音乐。

  早前,陈的明以创作单曲为主,而一个客家山歌剧就有四五十个唱段,且必须综合考虑剧情、人物个性等要素,复杂而庞大的工作对于他来说是不小的挑战。

  陈的明向来不服输。为了更好地创作,陈的明总是先熟读剧本,并和编剧、导演、编曲充分交流,掌握剧中的人物个性,思考哪些地方该用哪些唱腔表现形式……直至与剧本碰撞出火花,陈的明才下笔创作。

  “创作最难的是静下心。”陈的明说,白天纷杂的环境令人无法思考,有时他甚至会跑到静谧的小山村潜心创作。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7年和2019年,陈的明分别完成了大型客家山歌剧《春闹》《白鹭村气象》的音乐创作,并在巡演中引发强烈反响。

  尽管在客家山歌剧音乐创作方面已小有收获,但陈的明认为自己仍有较大的进步空间。同时,他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加入进来,共同把客家优秀音乐传承发展下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客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网”的内容,版权均属客家网所有,有关媒体转载使用请注明来源“客家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传播客家文化,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网 电邮:bj@hakka.com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网友推荐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中国官场人员规模庞大,竞争激烈,即使是表现良好,每5年一次的换届选举都不错过而逐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驼衰人(丢人,丢脸);叼囊径(生气的意思);密柴头(骂人没用废物!)。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人的家常美食

上线不到一年,梅州本土美食视频“我是马小坏”在西瓜视频的粉丝已激增至89.1万,跻身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