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LOGO
搜索

新华社报道!客家迁徙路:通往小康的幸福路

社会 | 2022-8-23 19:01| 查看: 484| 评论: 0| 原作者: 新华每日电讯 记者:周科、吴涛、孙飞、姚子云
摘要: 美丽的全面小康画卷,在客家人千年迁徙路线上揭开新的历史篇章。
  “人慌慌而游走、风飒飒以南迁。”880多年前,宋人钟舆拖家带口、赶着130只鸭子,跋山涉水、餐风饮露,南迁赣州深山开荒时,艰辛备至。

2021年10月14日拍摄的赣深高铁信丰特大桥。张海根摄

  今天,翻开中国地图,与客家人钟舆南迁之路同样走向,纵贯南北的钢铁动脉——赣深高铁,穿千山越万岭,带给客乡、带给“钟舆”们子孙后代的,不只是祖先做梦都想象不到的便捷速度,更铺开了一条通往小康的幸福之路。

  赣深高铁,京港高铁的重要组成部分,让历来交通不便的赣南、粤北经济洼地,走向开放的发展高地。

2022年4月26日,港深高铁经过广东省河源市龙川县佗城镇佳派村。新华社记者 李思佳摄

 避乱的迁徙 

  江西赣州市赣县区,客家村落白鹭村的种养大户、钟舆的后代钟菁,夏日的一天安排得满满当当。

  “我和几户村民承包了100多亩地种水稻,还养了100多只湖羊、100多只鸭子。”钟菁说,种养技术的不断提升带动产量提高,自己买了机械化设备。他还在琢磨降低湖羊的养殖成本,“接下来种花生苗喂,一头羊能多赚300元左右”。

  机械化、规模化的种养,水稻、湖羊是主要收入来源,鸭子则是“添头”。

6月15日,在江西赣州市赣县区茅店镇东田村,张燕平、范春连夫妇在自家的大棚里采摘瓜果。新华社记者姚子云摄

  这是现今赣州客家村落村民安居乐业的常态。

  赣州,是客家先民南迁的第一站,是客家民系的发祥地和客家人的主要聚居地之一。

  “客家先民是中原人,从两晋至清朝1000多年间,客家人在历史上曾经有五次大迁徙,而此间的小规模迁徙更是连绵不绝。”赣县区文旅局原局长、客家联谊会副会长胡绪荣说,历史上北方汉民为躲避战乱向南迁徙,经过不断的融合发展,最终形成了一支独特的汉族民系——客家人。

6月17日,游客在江西赣州市赣县区茅店镇东田村甜瓜基地体验采摘乐趣。钟豪东摄

  在赣县区客家文化城,五根大立柱上清晰地记载着客家人的五次大迁徙,有迁徙人员、背景原因、出行方式等图文内容介绍。

  时针拨回到880多年前的南宋绍兴六年,钟菁的祖上钟舆,携妻儿赶着鸭子从北方南迁来到白鹭村,鸭子曾是一家人生活的“最重要资产”。

  据钟氏家谱记载,钟舆当时的全部家当是1个祖牌、1口锅、1把伞、2床被子、130只鸭子,住的是自己临时搭建的草棚。白鹭村曾是一片沼泽地,适合放鸭子,鸭蛋是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广东惠州市博罗县文史专家彭天锡说,历史上每当中原发生战乱,北方人口就大量南迁。“江淮之间,爰及岭外,涂路悬阻,土旷民稀,流寓者多。”

  “客家先民举家携儿带女,跨黄河、过长江,万里迁徙,天远路长,路途中以挑担子为主,独轮车、牛车都很少。”广东河源职业技术学院客家文化学院院长胡方说。

2022年4月26日拍摄的广东省河源市龙川县佗城镇佳派村。新华社记者 李思佳摄

  逢山必有客,无客不住山。作为“后来者”,不少客家人依山而居,胼手胝足开垦梯田。今天,循着江西赣州、广东河源、惠州等赣深高铁沿线,围屋、梯田等客家人南迁的足迹依稀可见。

  “原未有室居,缝纸为裳,取竹架树,覆以草,独止其下”“豺豹熊象,过而驯之”“因野人遂成三百家”……在有着“岭南第一山”之称的惠州罗浮山,史书记载了唐代陕西王野人来此垦种茶园的情形。

 奋起的振兴 

  客家人为中国革命做出了巨大牺牲。新中国成立后,客家乡亲逐渐过上了安稳的生活,但因交通等条件所限,一度发展滞后。以赣南老区为例,到2011年仍有贫困人口215.5万人,贫困发生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2022年4月26日,港深高铁经过广东省河源市龙川县佗城镇佳派村。新华社记者 李思佳摄

  进入新时代,随着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的接续推进,随着中央支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的一揽子政策的实施,客家人聚居地彻底告别贫困,奔向小康。

  鸭子还是鸭子,白鹭已经腾飞。白鹭乡党委书记罗本昌说,伴随着赣深高铁的开通,白鹭村村民大力发展的优质稻、脐橙、油茶、梨、湖羊等产业,不愁销路,有了好奔头。

  “通过与桔柚种植相结合,开展立体农业的湖羊养殖,既科学消耗牲畜粪便,又有效保护环境。”钟菁说,以前家里穷得连单车都要借,现在家里有10多万元年收入,过去养鸭却不舍得吃鸭子,现在是“吃鸭自由”。

  6月17日,赣州市兴国县华坑村。晨雨洗过的山村,空气里弥漫着草木清香,散布山间的红砖房前,层叠的梯田水镜中倒映着细细的禾苗。

2022年6月17日,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华坑村村民赖德源在鱼塘喂鱼。新华社记者 李思佳摄

  10年前,赖德源家还是贫困户,连孩子读大学的学费都交不起,“当时一年学费生活费3万多,压力山大”。

  如今,已脱贫6年的赖德源种了5亩水稻、30多亩油茶,还有5亩鱼塘,自繁自养的6头母猪一年能出栏100多头猪,几个孩子也大学毕业了。

2022年6月17日,江西省赣州市兴国县华坑村村民赖德源在猪圈工作。新华社记者 李思佳摄

  沿着赣深高铁南行罗浮山下,广东罗浮山客家婆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国强,正憧憬带着自己的豆腐花“反客为主”。

  在长年累月的生活中,客家人逐渐摸索出了一套独特的石磨工艺,流传形成酿豆腐、豆腐花等饮食文化。自2007年开始创业,经过机器换代、工艺改良、提升品质、拓宽渠道等尝试,李国强的豆腐花事业迈入稳定发展阶段。

  高铁开通,南下北上的客流越来越多,豆腐花市场不断扩大。这家公司现有工人100名,大多是本地村民。在公司做包装工作的同镇村民邓秋翔说:“以前家里就是种水稻、花生等农作物,由于地少人多一年挣不到几个钱,现在公司上班一个月有6000多块钱。”

  做大做强客家人的传统产品,带动客家人就地脱贫振兴,李国强信心满满:“我们的产品沿高铁线热卖,更多人将品尝到正宗的客家豆腐花。”

2022年4月26日,位于广东省河源市龙川县佗城镇佳派村的鱼塘上方安装了太阳能发电板,形成“上可发电、下可养鱼”的模式。新华社记者 李思佳摄

 行进的共富 

  “20年前,我去广东沿海城市足足蹲了2个月,每天去企业登门拜访,却怎么也引进不了一家企业。”赣州蓉江新区党工委书记王凌回忆说,那时客商还总要问上一句“赣州在哪里”。

  区区数百公里,曾因交通闭塞,外界对于既不靠海、又不沿边的赣州颇感陌生。赣深高铁的开通,赣州至深圳的最快铁路旅行时间由5小时32分压缩至1小时49分,高铁将赣州与粤港澳大湾区紧密相连,沿海企业、项目、技术、资金、人才等要素加速流向腹地。

  作为赣州市对接大湾区的“桥头堡”,蓉江新区不久前与深圳线上一次性签下9个项目;在赣县高新产业园区,2019年以来引进大湾区项目14个;在赣州市定南县,仅2021年引进亿元以上项目16个。

  “一年来,我们在蓉江新区建设的科技园顺利引进了商汤科技、腾讯动漫、西部证券等湾区企业入驻,也为园区带来了湾区人才。”从深圳迁到蓉江新区的启迪(赣州)科技城总经理陈新说。

2021年7月4日,广东河源和平县拍摄的赣深高铁大桥。张湘涛摄

  从封闭走向开放,企业来了,项目来了,“家门口”的就业机会也随之而来。

  从东莞转移到赣县区的赣州市陈展木工机械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内,51岁的操作工朱育林正在切割板材。自1993年辗转多地打工的他,已经回到老家县城上班,目前月收入五千多元,公司提供免费食宿。他在县城买了房子,开着小轿车上下班。

  与朱育林一样,本地有40多名工人在这家公司上班。

  河源,广东最后一个通高铁的地级市。乡村振兴和赣深高铁,给当地带来一派新景象。

2022年4月26日,位于广东省河源市龙川县佗城镇胜利村的花生种植示范基地。新华社记者 李思佳摄

  距离赣深高铁龙川西站仅十多分钟车程,河源龙川县佳派村村民葛春良正准备放手干一场。近来,他和5个村民一起投入100多万元成立了百园经济合作社,流转了100多亩土地,准备都种上花生。同村村民邓伟海则利用自己的厨艺,回乡创业开起了农家乐。

  佳派村党支部书记葛业显说,村里共有1972人,以前村里穷,垃圾靠风刮、污水靠日晒,能出去的都出去打工了,村里一度只留下五六百人。“如今,环境变好了,交通顺畅了,村里还建起了花生产业园,看得见的好日子就在眼前!”

2021年12月10日,几名游客在江西信丰县嘉定镇胜利村附近的赣深高铁彩虹桥旁合影留念。受访者供图

  行走在赣深高铁沿线上,“美丽经济”纷至沓来。

  在惠州市惠城区汝湖镇围仔村,一片400多亩的稻田犹如巨幅画卷舒展在人们眼前。2021年起该村打造的“稻田盛宴”,将永记腊味、响螺橄榄汤、大闸蟹、三文鱼、盐焗大虾、鲍鱼、乳鸽等丰盛的金秋盛宴设在这片稻田中央,吸引众多城里人前来“打卡”。

  活动连续十天,每人报名费300元,依然供不应求。围仔村村支部书记刘佛焯感叹道:“村民祖祖辈辈没种过这么‘贵’的田!”

  “你们先聊,我得赶紧去接来采摘的游客了。”在赣县区茅店镇东田村,没来得及跟小编聊上两句,种植大户范春连便骑着电动车,一溜烟消失在村口的暮色中。如今,她经营的观光采摘基地,每亩地可挣2万多元。

  美丽的全面小康画卷,在客家人千年迁徙路线上揭开新的历史篇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客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网”的内容,版权均属客家网所有,有关媒体转载使用请注明来源“客家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传播客家文化,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网 电邮:bj@hakka.com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网友推荐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中国官场人员规模庞大,竞争激烈,即使是表现良好,每5年一次的换届选举都不错过而逐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人的家常美食

上线不到一年,梅州本土美食视频“我是马小坏”在西瓜视频的粉丝已激增至89.1万,跻身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驼衰人(丢人,丢脸);叼囊径(生气的意思);密柴头(骂人没用废物!)。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