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LOGO
搜索

这位梅州客家人的传奇人生:从行乞到亿万富豪

客商 | 2020-6-29 16:45| 查看: 3604| 评论: 0| 原作者: 一波说
摘要: 点击一探究竟!
一个丰顺客家后裔
在泰国的传奇建筑人生
在磨炼中镌刻事业丰碑




一座客家人屹立在泰国建筑界的传奇丰碑

泰国新华工程建筑有限公司创始人巫庭光

  数年前,当年过七旬的巫庭光,登上泰国大曼谷30多层的建筑楼盘顶层,他也许可以仰天大笑,因为那四周高楼大厦,有他的付出,有他的心血,有他的自豪。

2009年,巫庭光(左3)及夫人黄暹凤(左4)出席新华工程建筑工程四十周年庆典

  李光前(1893-1967)先生,原名李玉昆,祖籍福建省南安市梅山镇芙蓉村。1938年,李光前在故乡南安独资创办国专小学。至1943年,他已在家乡创办了国光中学、国专小学一、二、三、四校及国专幼儿园、国专医院和影剧院。1952年,李光前用自己的大半财产设立了“李氏基金会”,积极捐助文教及社会公益事业。直到1967年李光前逝世之后,基金会依然遵照他“取诸社会,用诸社会”意愿,捐款支持各项科技文教活动。

巫庭光(左2)在香港北角和国光中学香港校友相聚

  一直以来,巫庭光对国光母校有十分深厚的情感,他和国光校友、同学也建立了很深的友谊,他也是泰国国光中学校友会创会会长。

  中学时光,对于缺乏家庭之爱的巫庭光,从国光母校老师、同学那边得到了真挚的情谊,这也是一份倍感珍惜的爱。从他的传记《磨炼》文字里,可以感受到那份浓浓的校友情。
巫庭光(左2)和国光中学校友在自传《磨炼》首发式上留影
巫庭光(中)在项目工地
亲身深入工地的巫庭光

  因专营暹罗SILO集团的建设项目,让巫庭光赢取了人生第一桶金,也让他在泰国业界小有名气。

  SILO集团,是一家泰国专营土特产的大财团,1990年代初,正是泰国大米、水果等农产品大量出口的高峰期,当时急需囤积农产品的桶仓。那时,暹罗SILO集团除了建造装卸码头外,还要建多栋仓库及10个相连的桶仓群。经人介绍,巫庭光承包钢架结构工程,后来有接下几个工程,不到一年,新华工业社已发展成为一家有50多人规模的建筑公司。

  1969年,公司易名为“新华工程建筑有限公司”,巫庭光的事业也迅速崛起。新华工程建筑公司曾是连续三年承包暹罗水泥集团公司工程最多的泰国建筑公司,并奠定其在泰国建筑界的龙头地位。暹罗水泥集团,是泰国最大的托拉斯集团,对建筑工程承包商的挑选极为严格,并将他们分为甲、乙、丙三个等级。
巫庭光夫人黄暹凤接受次子巫祖汉新婚夫妻递上的婚庆蛋糕

  事业上遭遇一场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一手创办的公司负债累累,频临倒闭的边缘,夫人黄暹凤虽有几许埋怨,但还是劝慰丈夫:“没关系,最多我和你去街上卖粿条。”
巫庭光一家:左起女婿许建鸿、女儿巫佩芝、夫人黄暹凤、长子巫祖和、次子巫祖汉、侄冯子泰潜

  没有甚么是做不到的!创业从来不易,九死一生,是一条充满泥泞之路,深一脚浅一脚踩出来的。

  在最艰难的那些日子,巫庭光足不出户,整天沉默寡言,不屈个性让他苦苦寻求黑暗隧道那一线生机,坚信自己能东山再起。他开了家庭会议,除了夫人黄暹凤,还有长子巫祖和、次子巫祖汉等四个儿女,他说:“出现今天的局面,不是爸爸不努力,不是爸爸决策失误,是大环境造成的,我们难以躲避。灾难发生了,我们败得很惨,但是我觉得还不能轻易认输,我们还没有完蛋,我们要东山再起。现在我需要你们的理解和支持,你们都回公司帮爸爸可以吗?”当时,大女儿、长子大学都不是学建筑的,可面对公司的生死关头,她们毅然辞掉外头的工作,回到父亲公司,一道共渡难关。

吃过山珍海味,最好吃的是母亲的菜脯饭

巫庭光(左2)
前排中为巫庭光姨母胡细桃(前排中)和大姐巫红光(前排右)

  一生从磨难中成长起来的巫庭光,座右铭是“人受气,要忍气,要鼓气,要争气,然后才能出气。”

  在自传《磨炼》,他说出了很多自己人生历练及感悟。他说,自己坚忍不拔的毅力,是童年的不幸经历磨练来的。

  巫庭光的父亲,祖籍广东丰顺,父亲和母亲在曼谷唐人街相识相爱,母亲生下大姐巫红光后,家里生计艰难,第二个孩子因生活条件极困难而夭折,巫庭光是第三个孩子。当时,家里一贫如洗,父亲将怀孕的母亲、大姐送回广东丰顺山村老家,1939年,巫庭光在丰顺一个穷山村出生。

  巫庭光的父亲在老家行四,一下子多了三张口,又没带一分钱回来,巫庭光的五叔、五婶很不高兴,天天冷言冷语,母子三人日子自然艰难。巫庭光生于冬天,母亲从泰国回来也没有带回御寒衣服,临盆那天,爷爷送来自己盖的棉被,母亲从屋外抓一把稻草铺在床上,含泪生下了巫庭光。

  这个出生经历,让巫庭光很感恩母亲,孝顺母亲,直到老人家91岁养老送终。巫庭光的母亲,是潮州人,当时在丈夫老家待不下去,只好求救于在泰国的父母。后来,外公将潮州祖屋腾出来,安置巫庭光一家三人。

  终于熬到抗战结束,1946年思念远在泰国丈夫的母亲,不顾父母的反对,一定要重返泰国。当时,国内局势混乱,兵慌马乱,土匪盛行,8岁的巫庭光随着母亲、姨母胡细桃,从广东,过湖南、广西等省,在穿过越南、老挝,沿途行乞6个多月才到泰国。

巫庭光和母亲、姨母初到泰国三人合影

  当年,母亲和母亲亲妹妹胡细桃、还有8岁的巫庭光,进入越南境内时,已身无分文,仅剩下―小袋米和一包菜脯(闽南及潮汕话,即萝卜干),煮成一锅菜脯饭。

  巫庭光在《磨炼》书里说,母亲宣布,这是我们最后一餐,吃完这顿饭后就要开始当乞丐了。

  巫庭光说:“我一生到过许多国家,吃过许许多多的山珍海味,但若有人问我最好吃的东西是什么,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菜脯饭。’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一餐菜脯饭,巫庭光永远也忘不了那美妙的香味,和吃菜脯饭那个兴奋的心情。

  沿途行乞6个多月那段童年苦难的经历,巫庭光说:“这六个月的乞丐生涯,奠定了我做人的基础,造就了我一颗善良宽容的心。”后来,他也养成心平气和、随遇而安的性格。

  千辛万苦来到曼谷找父亲,父亲已娶了另一个女人。父亲的变心变脸,让母亲接受不了,也伤害了巫庭光幼小的心灵。无奈和无望下,母亲改嫁当地一位在乡下种烟的潮州人。小时候,因一度跟随母亲那边的丈夫改姓,巫庭光又成了邻居小孩捉弄和羞辱的对象。

  即便后来迫于亲戚的压力,父亲把巫庭光接回去,可在那个有后母的家,他没有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巫庭光的母亲,叫胡甜桃,从小生活在暹罗(今叫泰国)北柳府地区,从小没有上过学校。后来,巫庭光在《母亲》一文最后的歌词写道:

这本歌子看到完,略知甜桃受艰难,
唐山八年受尽苦,行乞七月回暹邦。
千里寻夫被遗弃,满腹冤情泪悲伤,
原想投江东流去,无奈幼子在身旁。
忍耐吞声再挣扎,一切希望在儿郎,
一句一字皆实事,海外寻夫故事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客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网”的内容,版权均属客家网所有,有关媒体转载使用请注明来源“客家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传播客家文化,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网 电邮:bj@hakka.com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网友推荐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中国官场人员规模庞大,竞争激烈,即使是表现良好,每5年一次的换届选举都不错过而逐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人的家常美食

上线不到一年,梅州本土美食视频“我是马小坏”在西瓜视频的粉丝已激增至89.1万,跻身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驼衰人(丢人,丢脸);叼囊径(生气的意思);密柴头(骂人没用废物!)。

热门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