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LOGO
搜索

客家文学大家陈国凯,独领风骚数十载

先贤 | 2022-11-20 11:40| 查看: 267| 评论: 0| 原作者: 羊城晚报《客家文脉》
摘要: 他曾担任广东省作协主席等职务,一生钟情文学创作,出版众多著作,以独具一格的文风饮誉广东文坛,在中国文学的历史长河中保持高雅情愫。

今年9月,中国作家协会公布2022年新会员名单,4位梅州籍作家入选。此前在广东省作协公布的2022年新会员名单中,梅州有11位作家在列。作为“文化之乡”,梅州在文学史上历来名家辈出,涌现了宋湘、黄遵宪、丘逢甲、温训、李金发、蒲风、陈国凯、程贤章等一大批独领风骚的文学大家。

梅州五华史称长乐,山水灵动,走出了众多贤士。出生于此的陈国凯,是客家地区众多文人代表之一。他曾担任广东省作协主席等职务,一生钟情文学创作,出版众多著作,以独具一格的文风饮誉广东文坛,在中国文学的历史长河中保持高雅情愫。

陈国凯在书房(资料图) 

出身客家,从小钟情读书写作






陈国凯(1938年—2014年),中国共产党党员,一级作家,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作家协会第七届全委会委员,广东省作家协会原主席,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首届广东省文艺终身成就奖获得者。

20世纪30年代,陈国凯出生在五华县安流镇一个叫青龙寨的客家村寨。与许多客家人一样,陈国凯从小便喜爱读书。从他写的一篇怀念老师的文章可知,其就读于三江书院(现名为安流中学)。该校历史悠久,藏书丰富,涵盖诸子百家、天文地理、文史典籍等。他常常流连于书海之中,有一次图书馆关门的铃声响起,也浑然不觉。当负责管理图书馆的老师前来询问,陈国凯赶忙表示歉意,并提出将书本借回宿舍阅读。后来,学校老师见他如此爱书,便给予“特殊待遇”:原本按学校规定,学生每次只能借一本书,但陈国凯可以借两本、三本。

痴迷阅读的同时,陈国凯非常爱惜书本,每当发现借来的书上有破损的地方,他都会小心地补好,有散页脱页,就用糨糊粘好。也许是这个缘故,图书馆老师允许陈国凯进学校书库找书、看书。享受这种待遇者,全校学生只有几位。陈国凯曾写道:“在这书库里,我听到古今中外文化巨人的脚步声,感受到他们博大心胸的跳动。我的文化启蒙在这儿开始。”

爱读书的习惯,让陈国凯的写作水平不断提升。当时的任课老师回忆往事,都纷纷夸赞他的文章很有灵气。陈国凯外甥陈锦良表示:“在我小的时候,家中长辈常讲,舅舅爱读书,学习成绩很好,经常考班里第一,还担任班长。他的故事勉励我们后人要好好读书。”

结缘羊晚,逐步踏上文学征程






1958年,毕业后的陈国凯来到广州氮肥厂当工人,但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文学梦想,试着给羊城晚报的《花地》副刊投稿。结果,短篇小说《五叔和五婶》被刊登。

在2007年《羊城晚报》创刊50周年之际,陈国凯回忆起自己的文学“出道”,仍然非常激动,“看到我写的稿子在羊城晚报的《花地》登出后,我当时的激动心情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那时和编辑一个也不认识,稿子从前门进去,也是从前门印出来。”

据了解,《五叔和五婶》被陈国凯称为“第一篇习作”,主要讲述五叔嘲笑五婶已经四十多岁的人了,还去报班上学。后来,当五叔收到儿子寄来的信时,撒腿就往外跑,他想找人去念信,结果被五婶叫住了。“五婶拿着信,一字、一句地念给他听。五叔呆住了,听着五婶清润圆滑的声音,耳朵里老是嗡嗡地作响,心中也好像敲起了小鼓。五婶念的,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万料不到‘门口的石狮子也开口了’,心里又羞、又急、又气。”陈国凯将五叔的吃惊、欢喜、嫉妒、羞愧写了出来,最后,五叔也希望能上学认字,把“喜剧式”的幽默推向了高潮。

“陈国凯先生的小说非常耐读,这和他小说中的‘幽默’是分不开的。从他的第一部短篇小说《五叔和五婶》到后来的长篇小说《大风起兮》,‘幽默’有增无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五华县作家协会原主席缪德良说道。

陈国凯作品 赖嘉华 摄

1962年,《花地》副刊发表了陈国凯的短篇小说《部长下棋》,荣获当年《羊城晚报》文学创作一等奖。作品还被新华社推介到海内外。此后,陈国凯名声大噪,与文学彻底结下不解之缘。当时《羊城晚报》的编辑还将他推荐给有名望的老作家、评论家肖殷。肖殷随后不仅仔细阅读他的每篇稿子,还写出修改意见,甚至会把删除的部分划出来,指出原因。陈国凯曾说,是肖殷老先生扶着他走上文学之路;也可以说,是花地让他踏上了文学征程。

一生耕耘,获文艺终身成就奖陈国凯的文学作品,脍炙人口,与时俱进。从1958年开始发表作品,他共著有长篇小说《好人阿通》《荒唐世事》《都市的黄昏》《大风起兮》,中短篇小说集《我应该怎么办》《羊城一夜》《平凡的一天》《奇才》《摩登阿Q》《文坛志异》《荒诞的梦》,作品集《陈国凯》《陈国凯选集》《陈国凯小说选》(三卷)等。

陈国凯作品 赖嘉华 摄

1979年,陈国凯创作的一部小说《我应该怎么办》发表在《作品》上,在文坛引起轰动,荣获当年的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文坛有‘北蒋南陈’之说。蒋即指蒋子龙,当时担任天津市作家协会主席;陈即是陈国凯,当时担任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缪德良介绍。

在诸多作家眼中,陈国凯是广东文学的标杆人物,人们广泛称道他在伤痕文学和纪实文学上的造诣。茅盾文学奖得主李国文曾有这样一段评价:“广东作家中,陈国凯是非常有成就的一位,他是伤痕文学最早的报春鸟,但却不仅限于伤痕文学。其后他写的纪实性文章、文坛志异,都非常精彩。在反映现实生活方面,他有着很高的文学成就。”

据统计,陈国凯从事文学创作50余年,创作出版长、中、短篇小说20多部计400多万字。小说《我应该怎么办》在1979年获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长篇小说《代价》在1980年获广东省首届鲁迅文学奖,《好人阿通》在1982年获广东省第二届鲁迅文学奖,《大风起兮》2006年获广东省第七届鲁迅文学奖等。

从工人作家成长为文学大家,陈国凯的作品充满着炽热的国家之情、民族之情、山川之情、南粤之情、爱恋之情和父子之情。他在总结个人创作经验时说:“我的创作似无经验可谈,硬要说,也不过是一句话:多读、多看、多思、多写。尤其是多写,很重要。譬如文字功夫,就需要许多年的磨炼。至于写什么,怎样写,我想得更简单,也是一句话:有所信有所感然后有所言。把你信之所笃、感之至深的东西,用文学语言表达出来,就是作品了。”

“他对广东文学走向全国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现任广东省作协主席蒋述卓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对广东文学操心出力,进行了很多规划,也办了很多实事。虽然后来因为身体原因,和文学界的接触少了,但是他对广东文坛的影响依然存在。”

1992年,陈国凯被授予“广东省优秀中青年专家”称号,同年获国务院颁发的“有突出贡献专家”特殊津贴。

2010年,广东省委、省政府授予陈国凯广东省首届文艺终身成就奖。

2014年5月16日,他因病在广州逝世,享年76岁。

热爱家乡,执笔疾书寄托乡愁






从1990年到2008年,陈国凯担任广东省作协主席整整十八个春秋。“在和他的交往中,我学到了很多。他为人和蔼,对中青年作家十分爱护,对年老作家又十分敬重。不管你来自五湖四海,唯才就用。可以说,陈国凯先生对广东文学的建设是不遗余力的,”接替陈国凯任广东省作协主席的廖红球曾经这样评价。

在陈国凯一篇题为《自画像》的随笔中,有这样一段文字:“陈某,广东五华人。生于客家山歌之乡不善于唱歌。儿时好读书不求甚解。躺着看《西游记》,坐着看《三国》,为英雄落泪,替古人担忧。油灯如豆,月下读书,因此视野朦胧,变成近视……步入文坛,阅历渐多,抱定一个宗旨:不管有何冷风暗箭造谣中伤或侧面而来,均漠然置之,直奔目标——为人民大众的文学事业尽绵薄之力。”可见其理想和抱负。

陈国凯深受客家文化底蕴的熏陶,刻苦学习,不断超越,终成大家。他热爱家乡,一直关心家乡发展。20世纪九十年代,他在《羊城晚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为有新风扑面来——五华行记》的长文,介绍当时五华的发展情况和县委的工作思路,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有力支持县委工作,促进了五华的发展。因此,他很被家乡人敬仰、敬重。

“人过中年常念旧,故乡山水梦中来”“每个中国人都有故乡情结。纵使漂洋过海关山万重,也忘不了养育他们的故土家园。”“梦里的母亲河——琴江,温柔、慈祥。她流过甘蔗林,流过青草地,流过新秧出绿的田陌,沁入万千学子的心田……”在陈国凯的笔下,故乡的一景一物、一点一滴仿佛都牵动着他的心,他用诗一般的散文,描述着他的故乡梦。

他在《五华情 文学梦》的最后写道:“蓦然回首,我在古稀之年割舍不掉的是五华故土的乡情,家乡陈氏兄弟姐妹的亲情,还有文坛同行笔耕的友情。正是:人过春秋常念旧,五华山水梦中来。”2015年,由五华县委宣传部主办的首届“陈国凯杯”中小学生作文大赛,共收到中小学生的小说、散文和童话作品9031件,最终确定了获奖作品共288篇,该大赛旨在挖掘、发现、培养更多文学人才。除此之外,当地还通过设立“陈国凯文学奖”等各种方式,让五华不断涌现陈国凯式的名人、名家,弘扬岭南文化,传承陈国凯“故乡山水梦中来”的家国情怀。

贤者逝矣,但陈国凯先生给广东文坛留下了深情,留下了爱。他对广东文学的建设,可谓是高屋建瓴,不遗余力。他所留下的文学遗产,随着岁月的流逝,势必会成为广东文学的丰碑;而经他培植抚育的广东文学园地,也肯定会长满参天大树。

访谈


嘉应学院文学院教授曾令存谈陈国凯的文学风格在特定的历史语境中塑造人物

近日,嘉应学院文学院教授曾令存在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介绍了陈国凯作品的影响以及文学风格等。

羊城晚报:陈国凯的作品具有哪些特点?

曾令存:一是关注现实生活,聚焦社会问题。从1960年代初的《部长下棋》到1970年代末的《我该怎么办》《代价》,直至千禧年的《大风起兮》,陈国凯的创作始终与时代生活密切关联。他的创作可谓是对“文章合为时而著”(白居易)这一中国传统文论的最好诠释。

二是写普通人、平凡人的命运。陈国凯笔下的人物大都是“好人阿通”(《好人阿通》,1982)。已故评论家雷达认为陈国凯的小说“以生活的力量和丰厚的质感见长”。他的大部分作品,生活气息浓郁,内容厚重。有论者指出:“陈国凯来自基层,扎根基层,对于基层群众,特别是工人,十分熟悉,对于他们每个家庭生活命运的变迁了如指掌。”“把工人群众平凡的日常家庭生活写进他的作品,就使他的‘车间文学’与众不同”(赵仕聪)。这一评价,或可看作是陈国凯对中国当代工业题材文学创作的一大贡献。

三是呈现出地方性特色。雷达表示读陈国凯的小说,“因地域文化所形成的情趣上的差异有时会感到隔膜,但这隔膜有时又构成一种新奇的魅力”。陈国凯的创作,注意融入时代文学潮流,不忘其作品的广东文化身份,在创作过程中有意识地凸显南粤文学的“山”(岭南)“水”(珠江)特色。

羊城晚报:陈国凯的文学作品对广东文化、客家文化有哪些深远影响?

曾令存:“地方性知识”是近年文学研究与评论出现频率较高、关注较多的一个概念。陈国凯的创作及其影响,恰恰是因为其丰富的“地方性知识”,包括岭南的、珠江的、客家的等。文学创作既要“与时俱进”,又不能因此把自己的“身份”消解、遗忘。好的作品,既是其他作品无法替代的“这一个”,又是能够让读者“发现自己”的“跨界”之作。

羊城晚报:陈国凯的中篇小说《我该怎么办》和长篇小说《代价》出版后震动中国文坛,一时洛阳纸贵。其具有哪些不同之处?

曾令存:这两个作品均发表在1979年。长篇小说《代价》可以说是《我该怎么办》的“拓展版”,均属于“伤痕文学”范畴。与当时其他作家的创作比较,这两个作品的独特品质,可能在于将笔触伸展到了工业领域。

羊城晚报:陈国凯小说的人物性格、写作风格具有哪些特点,他对梅州当代本土文学将产生怎样的推动作用?他的创作对现在的青年作家有何指导意义?

曾令存:陈国凯在塑造小说作品人物时,注意将其置于特定的历史语境中,通过展现人物性格及其命运,折射历史与社会的变迁。同时,注意人物性格发展变化的内在逻辑,避免人物形象概念化、模式化。

在创作的风格追求上,陈国凯小说的最大特点,是善于营造一种氛围,能够很快“抓住”读者,让读者进入“状态”。

梅州当代本土文学应该也完全可以在陈国凯、程贤章等前辈作家的基础上,在“沉入生活”的同时拓展视界,力戒浮躁,创作出更多优秀作品。我以为他对文学的态度,体现一个作家责任感与使命。那种因时而动、关注现实的笃实精神,都是一种宝贵遗产。

链接

 

五华县首个团支部在青龙寨成立

梅州市五华县安流镇有一个叫青龙寨的客家村寨。它是由数十座单体建筑组成双层楼封闭式寨场。寨门朝东,上书“紫气东来”。这里是陈国凯出生的地方。

俯瞰青龙寨 受访者供图

青龙寨始建于明代。这里山环水绕,风光秀丽。裔孙六万多人,散居全国各地。现居青龙寨的有330多户、1800多人。历代人才辈出,先后走出戏剧家、词曲作家、民间文艺家和飞行员。

1925年12月,中共五华县特支委员古大存深入到安流半径村活动,在青龙寨组建半径团支部,这是五华县第一个团支部,团员有10多人。半径团支部的建立,推动了五华县共青团的组织建设。随后,在五华县梅林镇等地建立了9个团支部,团组织机构及队伍不断壮大。

随着时代的发展,青龙寨的居民富裕起来,纷纷在寨脚下建起楼房。目前,寨内仅剩东西寨巷,多数房屋如遇风雨侵袭,容易塌废。东西两门入口处,各有一户人家居住,存在不安全因素。“建议相关部门对古老的寨场加以保护,加建漂亮的门楼,在门楼上塑一条青龙,让青龙寨成为名副其实的旅游景点。”梅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原主席、青龙寨人陈昌环说。

青龙寨一角 受访者供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客家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客家网”的内容,版权均属客家网所有,有关媒体转载使用请注明来源“客家网”。违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客家网)”的内容,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意在传播客家文化,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并不代表本网观点,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客家网 电邮:bj@hakka.com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

最新资讯
精彩图文
网友推荐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叶帅后人叶仲豪:80后政坛“厅官”大扫描

中国官场人员规模庞大,竞争激烈,即使是表现良好,每5年一次的换届选举都不错过而逐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 “我是马小坏”梅州本土美食视频,传播客家人的家常美食

上线不到一年,梅州本土美食视频“我是马小坏”在西瓜视频的粉丝已激增至89.1万,跻身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客家话日常用语大全,十分有意思!

驼衰人(丢人,丢脸);叼囊径(生气的意思);密柴头(骂人没用废物!)。

热门排行榜